关于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一法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追踪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关于长沙市芙蓉区人民法院一法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的追踪

  我叫杨佳运,陕西省富平县齐村乡和平村杨堡社村民,公开举报北京福环房地产非法暴力破坏,掠夺北京约克机电有限公司财产,雇佣打手于2013年6月28日暴力打击报复伤害约克公司无辜保安人员。

打击伤害事发后,顺义刑警队崔金良主管侦办过程未能快速控制案件关键人物,关键环节不能客观全面收集证据,侦查视野侧重于受害方,将受害方的短信,笔录,物件作为‘犯罪证据链’。

对犯罪主体轻描淡写,理念上未能将受害方与打击违法犯罪置于平等地位。 事件处理结果缺乏公信力,存在阶级性质。

行使公权过程主观臆断,对事实违法犯罪的惩罚缺乏威慑力,产生执行变异。

导致受害方所遭遇的不幸至今未得到根本有效解决。

受害方在警察‘执法’过程中所经历的事实未曾感受到司法公平正义。

质疑‘执法’受其他因素驱动,不是出于法制考虑。 我当时已明确说不是打架,警察未抓捕关键人物(白总),也对崔东亮等人举报福环房地产违法建筑的细节不是很清楚(事发前几日,崔东亮等人上班期间举报了福环的违法建筑)。 事发前福环房地产(光头徐)打电话告诉约克机电杨保金,白总(后知叫白子华,打击伤害肇事者关键人)也电话告诉我让保安离开举报维权场地,否则清除。 我们当时为捍卫尊严,维护约克公司合法权益,并未离开,导致对方下黑手持刀砍杀,伤害进行制止无效时,被迫驱离。 事发后,福环房地产至今不承认打击报复伤害人事实。

成为法外论。 受害人至今身体钢板还未取出,投诉,起诉无效,无门。

恳请政府启动调查程序,查明真相,给受害方,受害人赢得一份尊严,有一个相对公道的结果。 让法律不受其他因素驱动履行,让法律能切实保护人民的财产,生命安全。

让公众对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确立的社会秩序增加信心。

  北京福环房地产打击报复事发后,顺义刑警队不及时抓捕伤害关键人物,关键环节不闻不问,只抓住我本人已澄清的短信信息,搜集证据链,强加给我聚众斗殴罪名,判刑三年半。

实际在变相保护福环房地产,打压合法维权保安及我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