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泣血的清明 ——忆六十二年前在承德清明祭扫“万人坑”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哦,泣血的清明       ——忆六十二年前在承德清明祭扫“万人坑”

哦,泣血的清明  ——忆六十二年前在承德清明祭扫“万人坑”    从昨夜开始,细雨就一直“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天大亮了,屋外还依然是漫天雨雾,迷迷蒙蒙。

妈妈把家中仅有的一把油纸雨伞递给我,嘱咐着:“小心,别摔着,路上泥泞……”  真的很佩服古人,他们写出的诗句“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流传千古,却是真地道出了人们在清明时怀古忆旧的心情。 那一天,往日在街道上欢跑的三轮儿、大轱辘车……都仿佛“绝迹”了,只有我们这些在共和国诞生后上学的第一批小学生们,排着队,或戴着草帽、或打着雨伞、或披着蓑衣、或顶着麻袋(注2),肩扛着铁锨、扫帚,顺着二仙居桥,往这个小山城的西边默默前行。 没有稚童嬉闹的欢笑,也没有孩提清脆的歌声,因为老师讲过了,今天的活动,是到过去日本鬼子设的刑场、被人们称作“万人坑”的地方,去祭扫被屠杀的抗日志士和普通中国老百姓的遗骨、亡灵。   我们在细雨中走过了三道牌楼、二道牌楼、头道牌楼……  一路上,不断有人加入我们的队伍,有银发的男人、有牵着孩子的女人……他们和我们一样,在队伍里寂寂无声。

今天,好像整个小城承德,都陷入了沉静之中。

  出城了,天也开始放晴。 太阳皱着忧郁的眉峰,把头探出云缝,向我们解释:“我和你们同样心痛,因为我曾经看到过那惊天泣地的悲壮情景。 所以,请原谅,细雨,是我的泪水,撒下去,是为了把尘土洗净,把空气澄清……”  这是一个三面是山的谷地。 山坡上的榆柞杨柳,早已泛青,枝枝桠桠,嫩叶也早已晒绿,在雨后的阳光下,嫩绿的树叶和金黄的迎春花交相辉映,本应该绿得更娇,金得更浓,别具一番风情。 但今天,叶垂首,花掩容,和祭扫的我们同样沉痛。 春风里,听得见树和叶的叹息,春日下,看得见迎春花上的雨滴,就像它的泪珠一样晶莹……非常美文  我从还有些湿乎乎的土中扫出了一个骷髅、一块儿骨头,骷髅的眉心处有一个圆圆的小洞。

老师说,那是让鬼子的子弹打穿的。 我问,日本人为什么到我们家里来逞凶?老师说,因为我们弱小,我们贫穷……他又指着跟我们队伍来的那些男女老少们说,他们的亲人就是被鬼子杀害了的。 今天祭奠他们,是要告诉他们,从今后他们的亲人可以尽享太平……  焚的香,在阳光下袅袅地向天上飞去,纸的钱,在春风里冉冉地四处飘零……  当我们将那些收集起来的骨殖掩埋,成为一个大大的坟茔,我们默立在四周,向逝去的先辈们三鞠躬……  从那以后的每一年清明,我们都要去“万人坑”祭扫,直到我随着父母离开那座让我终生难忘的山城。 长大以后我懂了,贫穷就要挨打,弱小就要受欺凌。 所以,我才告别亲人,投笔从戎!在祖国的海防前线,当了一名保家卫国的士兵。 但是,那个共和国成立后第一个泣血的清明,直到如今,一直让我魂牵梦萦!内容来自非常美文        (注)麻袋,可以将其一角掖入另一角,再竖向折叠,即可以顶在头上做为雨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