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建“一带一路”进程中如何规避投资风险?专家支招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共建“一带一路”进程中如何规避投资风险?专家支招

  央视网消息:“一带一路”倡议鼓励进行第三方市场合作,推动形成普惠发展、共享发展的产业链、供应链、服务链、价值链,为沿线国家加快发展提供新的动能。   2013年至2018年,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直接投资超过900亿美元,在沿线国家完成对外承包工程营业额超过4000亿美元。 2018年,中国企业对沿线国家实现非金融类直接投资156亿美元,同比增长%,占同期总额的%;沿线国家对外承包工程完成营业额893亿美元,占同期总额的%。   在共建“一带一路”的进程中,如何规避投资风险,确保投资收益呢?专家在作客《论道》节目时,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刘志勤表示,我们去投资首先要考虑回报率,这个问题是这几年比较热点的一个问题。

举几个例子,肯尼亚到现在为止它的负债率才33%到2017年,完全低于联合国的标准。 而这33%的负债率,中国的负债不到10%。 埃塞俄比亚,它的负债率是31%,而欧洲国家的负债率都在60%以上,到达了警戒线。 这里特别提出像斯里兰卡,斯里兰卡到2017年底它的整个负债是581亿,百分之十点几,也就是50亿是来自中国,而来自中国的项目都是基础建设是有回报的。

  刘志勤称,我们可以看国外这些国家债务构成很简单,它的90%债务是世界银行IMF或者其他金融机构的债务,来自中国的债务很小,中国在“一带一路”当中,融资的方式是这样的,我们国际融资当中有软贷款和硬贷款,所谓软贷款就是政府贷款,就是低利率长期还债,15年到20年还债,分期分批的还债。

所谓的政府贷款什么概率?它要对方财政部代表政府做担保,这是最保险的。

在“一带一路”以国家最担保的项目比例很小,除非是国家层面直接达成协议,也就是说我们没有把“一带一路”项目转换为当地政府财政的压力,相反基本上我们搞的是硬贷款。 什么硬贷款?就是商业贷款,通过商业银行跟当地的企业和当地银行签署合作协议。

  刘志勤还表示,在这个贷款当中特别规避一个风险,首先第一国家风险,第二行业风险,第三市场风险,第四企业的还债能力。

因为我们国家的金融机构、金融监管机构、企业有非常严密监管措施和执行措施,把我们的风险降到最低,同时绝对不会给对方增加负债压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面,中国在整个贷款融资当中做的非常细非常科学。

而且我们的规定比国际标准还要高,所以我们的亚投行做的所有项目到现在为止没有一个国家或者没有一个监管机构或者评级机构挑出毛病来。

前几年我们做的是大写意,就是整个“一带一路”是从框架很粗放型的开放,最后开始工笔画做的越来越细致,细致到包括金融管理一直到每一个项目的管理,都一定要做到非常细致非常科学。

  龙永图称还是要冷静的看待国际上对于“一带一路”的质疑,因为“一带一路”这个倡议很新,在全世界那么大规模的合作计划前所未有。

所以国际上有很多质疑,我觉得可以理解。 不一定要大惊小怪,我们要更加宽容更加大度来应对这些质疑。 更重要一点,日久见人心,时间久了质疑会慢慢小消失,对某些质疑用事实、用项目、用当地的政府官员和实际参与的一些企业家来解除疑问最有效。   我们这一次提出要高质量建设“一带一路”的这样一个方向,这对于现在很多质疑的一个回应。

首先是建设的高质量;第二,建设中能不能保证一个环保高质量,保证绿色环保;第三,保证融资的高质量,有一些质疑是有好处的,提醒我们不要犯那么大的错误。

比如说关于一些项目的环境方面的质疑,使我们更好做好环境方面的一些调查、评估,在环境问题上决定这个项目取舍等等,我觉得有一些质疑是建设性的,我们应该从当中吸收到一些有益的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