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任何异性都没有爱情的冲动了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看到任何异性都没有爱情的冲动了

  林木看着我,一脸无奈......我问是谁的意思,回答是她母亲.....  也就是临时要把万的礼金,提高到28万,作为她弟弟年底的礼金.......  所以说,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林木的小弟,一个啃老的玩意,不学无术,一事无成,这时候变成我跟他姐姐之间的拦路虎......  按理说,如果真心喜欢一个姑娘,28万的礼金,贵吗我觉得不贵!人家养的千娇百媚的姑娘跟了你,未来一辈子,区区二十八万多吗?  然而,15年的我,拿不出来这么多钱,我只有十万,我跟林木说,能不能让他弟弟晚一点结婚,我愿意给这么多,林木打回去电话协商的结果是不能......生怕别人女孩子毁约不嫁给他这个二世祖...  她母亲这时候变得强硬又会打算,通话的时候说:不是我为难你,小弟这情况你也知道,我们家没有钱,木木是大姐,目前也只能依靠她,我两个老人是指望不上了,家里就这一个儿子......我说能否先给万,剩下的,我再凑。 她母亲显得异常的冷静,说:不是阿姨不信任你,只是万一你们结婚了,到时候礼金又没凑齐,耽误了两个啊......  我曹妮玛....您当成买卖呢?  郁闷充斥着我的心胸,无处发泄,林木陪着我,默默的流眼泪.........  挂断电话,我问林木,你怎么看,林木不说话,只是流泪............  父母知道我的事情之后,说,要不咱把老家的房子卖了,先凑一下,我说,即便要卖,也没那么快一下子几天能够凑齐这笔钱啊。

老父亲长吁短叹,我眼泪都快下来了......  我恨为什么明明相爱,却又这么多纠葛......  过后的两天,我一晚上都没睡着,一直想这事,跟合伙人也借了点,他也只能拿得出五万借我,还差一大半,晚上我找林木给她妈打电话,协商一下,做个保证,但是老人家油盐不进,不愧是铁石心肠,她说:锋啊,不是我为难你,我女儿在我们这一片都是出名的好闺女,经常三不五时有人来提亲的。

你要是拿不出的话,也别怪阿姨不讲情面了......实在不行,就把婚退了.....  气的要爆炸,礼貌的挂断电话之后,我大吼了一声,胸中郁结.......林木看着我,低下头..........我知道她为难,一边是爱人,一边是家庭.........  终究还是没凑够礼金,十一也没结成婚,人都说女人有第六感,其实男人何尝没有?我感觉林木跟我之间有了一些看不见的缝隙........几次都看着她打完电话都目光呆滞,问她什么又不说。

她弟也没订成婚,她母亲对我更加的不耐烦.......好像我才是她儿子的绊脚石......  我们因为这事,吵了好几次,林木觉得我拿不出这些钱,很没有,我觉得林木没有站在我的角度想问题,15年年底过年,林木回了自己家,我回了我的家,十几天的假期里面,我们林木的联系屈指可数,我隐约感觉到异常......但是我还是相信林木一定会站在我这一边,我们的爱情牢不可破...........  过完年上来,我初五就上来了,开业筹备,林木初十才回来,晚上我说我去接,她说不用,会比较晚,我想着这么久没见到,都没说几句话,于是我晚上七点下班,就在小区外面等着,依稀到了九点多了,一辆宝马离我们小区十米开外停了下来,副驾驶下来一个人,远远看去那身形,我无比的熟悉,不就是我的林木吗?司机跑下车,从车尾帮她拿下来行李,跟她说话,走的时候,还拍拍她的肩膀,上车就走了......林木这时候看见了我,眼中有一丝惊慌......  我帮她拉过行李,回到家,林木说很累,洗漱之后,就去睡了,我感觉我们之间裂缝已经存在而明显.......  一早起来,我去上班了,林木也洗漱起来了,准备去上班......  下班的时候,我回到家,林木还没回来,我想着到楼下去买点菜,给她做一顿饭,当我走下楼的时候,昨天那一辆宝马又来了,我看见我的林木从副驾驶下来,跟司机挥手告别.......  终于.....我看着她,没有动,她看着我,低头...  我们回去知道,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我打破这个沉默,我说你吃了吗?我给你做饭吧...她回答,不用了,我在外面吃过了....不知道何时,这种让人无比寒冷的感觉就好像阴风一样围绕着我们....  洗漱之后,我坐在客厅,林木走过来,说:我们谈一谈吧,我看着她,她一脸严肃,她说,我不能违背我妈的意思,我知道你会对我好,但是现在我弟的事情也黄了,我妈觉得是你的问题.......她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一脸无语.........  林木接着说,我觉得好累,一边是我的爱人,一边是我的亲人,我只能选择亲人.....对不起.........我明天会搬出去.....  我没有说话,我看着她,这个一两年来同床共枕的人,一下子变得好陌生,初春的天气,气温并不是太低,但是一下子我觉得好冷....  我无话可说...........  林木第二天就走了,我看着她拉着行李,走出小区门口,上了那辆宝马车,事情是不是就这么简单?  强扭的瓜不甜,我的性格从小就是不会勉强别人,我知道她选择离开,是做了最后的打算...........  三年之后,当林木再次发信息给我的时候......我不知道我应该笑还是应该哭....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