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洛伊德“病态画”为什么这么受欢迎?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突出职位匹配性根据江苏省考最新面试特点,特设置了7种“专业专项”面试特训课程,旨在让考生运用“专业专项”的思维,恰当体现出本部门要求的素质,突出职位匹配性,紧密结合部门特点答题,赢得高分通过面试。小班制教学,时刻被关注每班限招12人,专属师资,既能保证学员的模拟次数、老师的点评效果,又能保证老师时时刻刻关注到到每一个学员,针对每个学员的特点制定专属学习方案,使学员能快速突破个人瓶颈,有效打造亮点。专属师资,每班固定授课师资,全程辅导:理论+实战的教学模式,充分保证面试理论课程的学习效果,有效增加实战模拟次数,科学定制“针对性”培训方案,完美塑造“个性化”答题模式。

  我懂得,在长沙的物流行业发展规模比不上沿海的发展。而物流模式很多都住在传统的物流模式里面。

弗洛伊德“病态画”为什么这么受欢迎?

  卢西安·弗洛伊德是英国当代最伟大的表现主义画家,他的爷爷是著名的心理学家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他受到爷爷的影响以及与生俱来的怀疑、孤独和好奇的精神,人物画常映射出内心无助、封闭的精神状态。 其画作曾影响到陈丹青、刘小东等大批中国画家,就连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也是他的忠实“粉丝”,女王曾在六年时间里七十二次向他求画像,弗洛伊德不为所动,一如既往的画他喜欢的“病态”人物画,在女王的肖像画中,他将女王的内心精神状态展露的一览无余。 弗洛伊德为英国女王画的肖像()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英国女王在弗洛伊德的画室  英女王的六年七十二次求画像  卢西安·弗洛伊德是位个性鲜明英国画家,被誉为“20世纪毕加索之外最伟大的艺术家”,他的画感染力很强强,被称之为“皮肉之下的灵魂,透过丑陋外表的刻画,使人们看到一个人的内心世界”。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也是弗洛伊德忠实的“粉丝”,女王不仅收藏他的大量画作,还一直有一个心愿,想请弗洛伊德为自己画一幅画。   女王派王室工作人员去请弗洛伊德到王宫来为自已画一幅肖像,弗洛伊德正在画室里为一个乡下村妇画画,听王室人员说明来意後,头也没抬地说道:“我正忙着,如果女王实在想叫我画,那就请她到我这里来,我抽空给她画一张。 ”王室人员看了看坐在弗洛伊德面前的那个乡下村妇,又看了看正全神贯注地沉浸在他的绘画中的弗洛伊德,只见他一脸淡定,那种淡定,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无畏和强大。 王室人员无奈地耸耸肩,走出了画室。   女王听了弗洛伊德的回话后,兴奋不已。

她推掉重要公务,穿戴整齐,来到弗洛伊德的画室。 女王的驾到,在小镇引起轰动,人们纷纷走出家门,一睹女王的尊容。 对于他们来说,女王的光临,是多么光荣和幸福的事啊!  那时,弗洛伊德正在给一个穿着寒碜、满脸污垢的流浪汉作画。 看到女王来了,弗洛伊德边作画边说:“女王陛下,真不凑巧。

您看,我现在很忙,等有时间了,我再给您画一幅吧。 ”女王听了,笑容可掬地答道:“没关系,等有时间,您再给我画一张。 ”她微笑着,轻轻地退出弗洛伊德的画室,仿佛生怕脚步声惊动了画家,亵渎了那份神圣和宁静。   过了一段时间,女王又一次上门。

为了不打拢弗洛伊德工作,女王这次轻车简从,穿戴普通,小镇上的人没有认出她。   女王轻手轻脚地走进弗洛伊德的画室,站在门口,谦恭地说:“我想请您给我画一张画。 ”弗洛伊德正靠在躺椅上,微闭着眼。

他淡淡地说了句:“我正在休息,没有时间给您作画,请再等一段时间。

”女王听了,谦和地笑道:“真对不起,打扰了,等您有时间再给我画一张吧。

”  过了一段时间,女王又上门了。 弗洛伊德夹着画板正要出门,看到女王来了,说道:“我正要出门写生,没有时间给您画画啊。

”女王听了,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说道:“没关系,您去忙吧,等您有时间再给我画一张。 ”  就这样,女王一次次满心欢喜地上门,弗洛伊德不是说他正在画画,就是说他正在休息,或者说他正在会客,总是没有时间,让她再等等。

女王总是露出温暖的笑容,谦和地说:“没关系,我能等的。 ”  日子在大笨钟浑厚的声响中,一天一天地滑过,不知不觉,6年过去了,王一共上门71次,却始终没能如愿。

当女王又一次上门时,弗洛伊德终于答应给女王画一幅肖像,女王听了,别提多高兴了,她端坐在弗洛伊德面前,脸上呈现慈祥、温和的微笑,显得那么高兴,那么典雅。

周遭一片寂静,时间也仿佛凝固了,弗洛伊德全神贯注地沉浸在他的绘画中,时间长了,女王忍不住动了下头,或者抬了下手,弗洛伊德就会立刻制止道:“别动,再坚持一会儿。

”女王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几个小时过去了,弗洛伊德终于为女王画好了肖像。

女王心情激动地拿起肖像,两眼露出惊喜的光芒,连连说:“画得好,画得太好了,您把我的内心世界都刻画出来了。 ”  女王满心欢喜地将弗洛伊德给她画的肖像带到王宫里。

大臣们看到弗洛伊德给女王画的肖像,一个个惊讶得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

只见画上的女王面目臃肿,目光黯淡,眼袋下垂,像是个中了风的病人;画像轮廓粗犷,颜料斑驳,皮肤皲裂有如老槐树疙蔸。 又尤其是,这幅画像是如此之小,长仅厘米,宽仅厘米,还不及一页信笺大!画家的笔墨,真是吝啬到了极点。

还有,为女王画像一般是画全身,以使她跟观众保持一段距离,显示女王是不可以亲近的。 弗氏的这幅画像却是女王脸部的正面特写,小小的画框里挤压着差不多一整张脸,那是一种毫不妥协的放大镜下的刻意观察。

有传媒说,若不是她头上那顶钻石皇冠,这老女人一脸的苦相真是令人同情,看样子像是“受尽了风霜雨雪,不是一年两年的年景不好,而是一辈子就没有过过好日子”的那种。

一脸的苦难,纯然是一个吃尽苦头的市井老妇,尽失尊贵之气,帝王之尊全无,一点没有女王的气势和风采。   再看女王,她就像捧着个宝贝似的,满脸喜气。

有人问女王,弗洛伊德将您画得这么难看,您为什么还将它当做珍宝似的呢?女王听了,面色严肃地说道:“弗洛伊德是当代最伟大的艺术家,他的艺术风格独一无二,他的每一笔、每一点,都是高贵的艺术结晶,在我眼里,它绽放出神圣和高贵的光芒,我只能深深地敬畏和崇拜,任何轻慢和不屑,都是对神圣艺术的亵渎”。

女王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画作上,眼中闪烁着无限敬仰,只听她喃喃地说:“6年72次,我终于让弗洛伊德给我画了一幅画,我是多么幸福啊!”下图就是英女王六年七十二次求的画像。

  这么一副“不堪入目的尊容”、这样一幅画像,英国公众接受吗?接受。 不但接受,评论界还给了诸多肯定和赞扬。

而一些传统的母亲们更乐于“将心比心”,觉得女王也实在可怜,4个孩子中有3个离了婚,小儿子开了个制片公司却背着一身的债,丈夫是个说话不知道轻重的角色,非但不能替她分忧,还经常弄出些笑话,给她惹麻烦。 所以,人们认为这是一幅极为严肃认真的作品,是女王内心的真实写照。

英国国家肖像画廊的馆长说它“切入了女王的心灵深处,能激发起观众的深思”。

  就是这幅争议不断的女王画,参加了2012年庆祝女王登基50周年大型画展,如今已是白金汉宫里最名贵的一幅画。   能为女王作画被大部分艺术家视为莫大的荣誉,可卢西安·弗洛伊德为什么推迟了6年才给女王作画呢?卢西安·弗洛伊德自己说过,他所画的东西其实是自传性质的,作画对象只是些熟人,也是他所感兴趣、所关注的人,当这些人呆在作画现场,他会觉得状态更加自在。 如他的母亲卢西耶·弗洛伊德,以她的形象为题材的画作就有多幅,此外,卢西安·弗洛伊德的女儿、律师、展览设计师等等,均充当过他的模特儿。 这些人一旦允诺让卢西安·弗洛伊德来画他们,就严格按照约定时间到场,供画家作画,有时每日几小时,有的几乎日日要做模特儿陪伴着他。

他的画面结构紧缩而有力,其所描绘的胴体通常是绷紧而饱满。

笔触显露,有时呈现出无序、粗鄙的状态,具有某种表现性的效果。

下图是卢西安·弗洛伊德的自画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