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份硬核文书曝光了徐谓礼的豪华朋友圈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这份硬核文书曝光了徐谓礼的豪华朋友圈

  从19岁到53岁,史上最详尽南宋“干部档案”  这份硬核文书曝光了徐谓礼的豪华朋友圈  徐谓礼就是命好。   本来,没有人会关心一个没名气的南宋小官——他最大的官,也只不过做到六品官,算是南宋一个中下层官员,古代5品以上才是高层官员。

  但这17卷文书一问世,让宋史界震惊的,并不只是文书的主人是谁,而是这四万多字材料,在过去从未见过,全世界独一份。   “从数量来说,它不可能和敦煌吐鲁番文书相比,但它最重要的是,关于中古时期,一个普通南宋中层官员一生的仕宦履历,在这17卷里全过程完整记录,这样一种材料,从目前来看独一无二。 ”邓小南说。   徐谓礼的文书一出,大家发现,宋代官员的档案制度在实际运作中那么完整规范。 从徐谓礼19岁踏入官场的第一天开始,到53岁去世,每走一步,记一步,完整的人生经历,360度监控,内容太硬核了。

  官员多面考核,主要是钱粮  徐谓礼一生的文书共有17长卷,由告身、敕黄、印纸三部分组成。   现在我们在展厅能看到的文书,是抄件,也叫录白。   告身的意思,就是阶官的“任命状”,给你一本证书。   徐谓礼的“告身”很壮观,把他从19岁进入官场以来的历次“转官”,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升官凭证,通通抄录一遍,按年代先后编排起来,粘在一起,一共11道,你可以理解为11本证书。   宋代的官制,有点复杂。

  一个官员的职官,由阶官和差遣两部分组成,是并存的体系。 阶官,相当于我们现在官员的行政级别,比如副科、正科、副处、正处。 而差遣,就是官员的实际职务,比如副局长、局长、副县长、县长。   徐谓礼19岁第一次踏入官场,迎面而来第一个官阶就是“承务郎”。

  徐谓礼“承务郎”的这一道告身是这么写的,“承务郎新差监临安府量料院兼装卸纲运兼镇城仓徐谓礼”。

  “承务郎”,是他的阶官,“新……量料院”,就是他的差遣,也就是他这个官是做什么的,职责是什么。   所以,徐谓礼第一次当官做承务郎,职责是在杭州管仓库,也管理俸禄、军饷。

  展厅里数一数,徐谓礼有13道差遣,从中央到地方的任官履历,全部粘在一张纸上,放进棺材里,这就是“敕黄”,共一卷。

  在文书里,我们能看到,每年年底,徐谓礼自己会提考核申请。

他所在的单位会收集情况,统一报到州里面的相关部门。

宋代的一个州,相当于我们现在的一个地级市。 州里的人事部门就会把这些材料加以核验,由州里的官吏把这些材料抄录到印纸上。   印纸,就是朝廷颁发的官员档案,也就是年度考核。

  徐谓礼19岁进入官场第一天,吏部就给他发一张官员档案,这就是印纸,与他相伴永远。 什么时候做了什么事,都要记在里面,而记录这份档案的过程,叫“批书”,连起来就叫“批书印纸”。

  印纸,是徐谓礼文书中最重要,价值最大,信息量最大的部分,有转官、保状、到任、交割、解任、考课(也就是考核)、服阙等各种内容的印纸,合计80则,共13卷,是研究南宋政务实际运作的绝佳材料,而且以前从来没有见过,是首次发现。

  而从徐谓礼的印纸里,你可以完整看到一个官员上任的实际流程。 甚至,从“待阙”开始,前任还没走,徐谓礼等了多久,都要记。

  比如一道临安府给他的“待阙”批文。 当时已经任命他为平江府吴县丞,但他的前任还在任上,所以,他就在杭州“待阙”,等这个岗位。

在等的期间,哪怕你待业,档案也要完整,不可能有几个月的空缺的。   所以尽管他在等,负责对他记录档案的还是临安府的官员,官位由低到高,最后一个签名的是杭州知府赵某某。

按道理上任新官,应该由平江府来签,但这里还是杭州的官员来签,说明他是在杭州待岗的过程中。

  前任终于走了,徐谓礼做这个职务3年之内,还要经过三次考核,就是“考课”,一年一考,三考合格,你就可以换一个职务,当其他官了。

  考核哪些内容呢?  我们在徐谓礼的印纸里可以看到,很多都是常规的,我们现在也在继续——比如有没有请假,有没有犯法,有没有盗窃。

而最核心的考核,是夏秋的两税,我们可以看到,比如他在吴县当官的整张考核表里,大量都是这些记录,绵多少钱,绢多少钱,糯米多少、粳米多少,每一笔都写得很清楚,最后都有一个“已纳足”、“见催无”,说明都纳足了,没有欠的。

说明那时候对一个官员的考核,主要是钱粮。

  33则保状,朋友圈够豪华  当官期间,还有一个大大的权力,你可以为人家写保状。

  这就是宋人的朋友圈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宋人文臣的官阶,分两类,一种叫“选人”,一种叫“京朝官”。

前一类相当于在基层做事,官位略低,后一类有个“京”,显然更升一级。 当然,宋人的“京朝官”不一定能在京城做官。   从“选人”升到“京官”那么难,需要5个人以上,而且是知州(市长)以上级别的人给你担保才行。 所以很多朋友圈不够强大,人脉关系一般的人,根本不可能。

  先说一下徐谓礼的出身,他有个名声显赫的老爸徐邦宪——嘉定二年(1209),任工部侍郎,兼临安知府,也就是说曾经当过杭州知府。 后来,当了“显谟阁待制”,相当于带着大学士的头衔,有学问,是文章高手,皇帝的身边人。

  徐邦宪作为高级官员,就有资格荫补儿子为京官——因为祖辈、父辈的地位而使得子孙后辈在入学、入仕等方面享受特殊待遇。

所以徐谓礼是标准的官二代。

  徐谓礼的母亲陈氏,据说是永康“事功学派”的代表人物陈亮的妹妹。 徐邦宪和陈亮是绍熙元年的“同年”进士,徐邦宪是那年的“省元”,省试第一名;陈亮是那一榜的“状元”,殿试第一名,徐邦宪在殿试时名列第三,变成“探花”。

  徐邦宪家族作为武义显赫之家,跟永康的大家族林氏、陈氏,门当户对,结成了各种联姻关系,关系亲密,所以他升官不愁找不到保人。   徐谓礼的印纸里,就数保状最多,一共有33则,都是他保别人了,保了70多人。

光是淳祐年间,他就写了21则,简直是他做官生涯的巅峰时刻啊。

  这些徐谓礼作为举荐人保举他人的公文,是认识徐谓礼强大朋友圈网络的第一手资料,比如,我们这才知道,他还保过贾似道。   徐谓礼曾经因为贾似道叔父贾直夫的请托,出面为贾似道已故的父亲贾涉担保“合得恩例三次”,可见徐家与贾家交情不浅。 来源:钱江晚报责任编辑:王江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