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落尽,时光祭雨(三)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繁华落尽,时光祭雨(三)

  宽敞明亮的学生会办公室里,闪闪发光的水晶石镶嵌在雪白的四壁上,明晃晃的玻璃亮得能照射出人影,一排排雪白而镀着银色水钻的办公椅井然有序地排列下来,咖啡色办公桌闪烁着奢侈的银色光芒,纯洁淡雅的水仙花盆栽在弥漫着阳光的温暖气息的窗台上摆设的井井有条。   “会长大人,我认为应该在这次的新生典礼中加入一些新元素,哥特式风格的布置应该非常新颖,很符合一些欧洲同学的口味。 然后再摆放一些环保自然的摆设,更有学生味儿。 会长,你认为怎么样?会长?会长?”柔顺油亮的黑色短发微卷,明眸皓齿,一身中规中矩的浅灰色呢绒格子装,系着象征着莫里思学院的棕色领带,墨绿色的百褶裙系上橙色的牛皮腰带,米色的丝袜及至大腿,崭新的黑色圆头皮鞋,简单干练却又不失迷人气息的少女带着关切的眼神投在此时正在昏昏欲睡的银发少女身上。   “呃,浅离,给点面子撒!”一边吃蛋黄派的令狐黎昔很善良地拍了拍正在睡觉的某人。   某人立刻条件反射地来了一张一本正经的脸,连连点头道:“你的想法很好,我记下来。 ”然后,默默掏出一个小本本在上面写着什么。   “咳咳,那啥,你的本子拿反了。

”风冥苏瑾拉了拉头上的鸭舌帽,面无表情地开口。

  “瑾,不要揭穿我啦!”北冥浅离无辜的眼神让风冥苏瑾立刻冲进厕所呕吐起来。   令狐黎昔惟恐天下不乱地感叹了句:“哎,阿瑾的心理承受能力实在是太差了。

”  北冥浅离自恋的脸看起来真的特欠抽:“那是被我天下无敌的魅力萌翻了!”  令狐黎昔正在掏暑片的小手立刻开始剧烈抖动,鄙视地白了北冥浅离一眼:“你今天没吃药吧?来人,上鹤顶红!”  整个学生会的会员都开始流汗!不带这样的,亲爱的和生活部部长,你们居然华丽丽地无视了我们!某个死面瘫回来之后,发现有杀气:“那啥,我不就是吐了几分钟吗?至于要把我给谋杀吗?”  亲爱的纪律部部长,谋杀您老?我们哪敢呀!大家鸦雀无声地沉默了好久,头顶一群乌鸦飞过。

那位发出意见的小美女肠子都悔青了,我的天,学生会的人是不是都这么变态!  北冥浅离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立刻换了一张严肃的面孔:“薏霜,你的意见非常好,就这么定了!对了,学生会我要改选!就在新生典礼上宣布新一届学生会的名单!”  “真不知道crystal姐什么时候回来。

”北冥浅离气鼓鼓地嘀咕着。

  一个风淡云清、骄阳似火、秋高气爽的早晨。 (北冥浅离:这到底是什么季节?作者大嫂,不会用形容词就一边待着去吧!小夏:哼!)远处一个变态少女怒气冲冲地揪着正在舀果冻的少女狂奔而来。 (北冥浅离:你居然骂我变态!)  “离子,你看,这个果冻居然是彩色的耶!”某个不怕死的金毛女还在品位着果冻的美味。   “你居然这么晚才把我叫起来,成心找抽是吧?”北冥浅离一甩好看的银白色长发,咬牙切齿地揉烂手中的演讲稿,于是,它的生命就在垃圾桶里结束了。   台下的观众不安地移动着,左顾右盼,台上的薏霜有些招架不住了,求助地望着在台下翘着二郎腿的风冥苏瑾。

风冥苏瑾意识到她求助的目光,便从容不迫地起身上了舞台。   “全都给我闭嘴。

”冷傲淡然的声音响起,平静而无波澜,却有一股慑人的威气。

台下动荡不安的学生立刻规规矩矩地站好。 风冥苏瑾一杀起人来,有九条命都不够死啊!  “那啥来着,”就在北冥浅离想上去一脚踹死她的时候,风冥苏瑾又奇迹地记起来了:“今天是莫里思的第十三届新生典礼。 呃,我宣布下学生会的名单。 ”一向面瘫的风冥苏瑾直接跳过了与观众互动的情节。   “这一届学生会主席,莫里思的不败战神:北冥浅离!”观众席上立刻爆发出排山倒海的掌声。

北冥浅离惊讶得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等等,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她准备冲上去大开杀戒,被令狐黎昔的冰淇淋堵住了小嘴:“离子,冲动是魔鬼。

”  “由于crystal姐准备去法国访问一年,所以由我们莫里思的东方不败:风冥苏瑾来胜任!”薏霜也蹦蹦跳跳地上台开口。

全场同志鸦雀无声,今后要是惹怒了风冥苏瑾,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接下来是第二,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美食宝贝:令狐黎昔!”这孩子实在太不矜持了,居然嬉皮笑脸地跑上台和他们打招呼。   “学习部部长,祖国未来的花朵,学神百里千绪同学!文雅幽静、出身于名门世家的女神!”  “外联部部长,人气爆满的开放美眉:章含蕾!拥有法国血统的妖艳美女!”玫红色的卷发妩媚地一直垂到腰际,一身娇俏性感的紫红色超短裙,再次虏获的一大堆男生的眼球。   “文艺部部长,多才多艺的优雅公主:裴茉遥!一位优雅时尚的豪门千金!”漂亮的细粉色及腰长发,性感的黑睫毛微微卷翘,如玫瑰般娇艳的双唇,浑身是高贵的气息。

  “生活部部长,智慧的小美女:乔薏霜!莫里思的经典好好学姐!”章含蕾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令狐黎昔很淡定地抓着正在嗷嗷乱叫的北冥浅离,乐此不疲地抓出大把大把的虾片:“离子,来,姐姐教你好好享受生活啦!来,尝尝!”  北冥浅离被塞了一口的虾卷,很不爽地黑着脸翻白眼。 同学们看到了,很自觉地小心翼翼溜走。

如果在北冥大人生气时让她感到不爽,绝对会被大卸八块!当然也有不怕死的人,好吧,用膝盖想也知道是风冥苏瑾:“哟,这是咋啦?要吃人的节奏啊?”  北冥浅离又开始气势汹汹地双手抱拳:“我第一个先吃了你!关门,放小昔!”  令狐黎昔早就已经光明正大地逃走了,远处还传来她气死人不偿命的娃娃音:“不给我食物,一切都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