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孟子》是坛五粮液,香飘醉人两千年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论语》《孟子》是坛五粮液,香飘醉人两千年

古典的睿智,永远是医治现代漂浮、烦恼的最好药方。 在智者面前,你感觉安静,所有的思绪慢慢平静下来,面对内心,安详快乐。

先秦的脚步那样快速,你还来不及一看,他就忽悠地过去了。

那是个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年代,中国文化思潮的华丽时代,那么多的天才集中一起绽放,智慧的火花喷向千古,而今依然璀璨。

犹如醇厚的五粮液,香飘醉人两千年。

台湾学者傅佩荣教授沉浸于此,写了《国学的天空》,大陆作家王蒙也迷醉于这时代,有老子、庄子等一系列文章出现。 还有林语堂等一些,都有对诸子的解读。

中国思想文化的第一个源头,便是孔孟,便是这至圣先师和亚圣了。 你是中国,所以你儒,你雅。

你必须慢慢地品,论语而后孟子,你每日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其潜意识中的,不就是这里说的吗?始终羡慕新加坡,那个儒得高雅,儒得现代的美丽国度。 其思想,其实是孔孟的外化,而后改造,而后升华,人性与物性和谐地统一。

看一个国家的进步,看文明,文明的体现是人,知书达礼,长幼有秩。

论语倡礼,倡仁。 那些短短的语录,指向了现代的文明,指向了制度的健康。 温柔敦厚,厚以载物,谆谆教诲,孔老夫子就这样告戒着我们什么,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丧家之犬,却有施舍千载之功。 人的坎坷换来的是绚丽的思想之花,这就是一切伟大人物的两极背反,不经一番寒霜苦,那得梅花扑鼻香?不哭过长空,那里有寂寥的哲思?读读论语,便是与智者对话。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学而》)曾子曰:吾日三省(xǐng)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学而》)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为政》)这是学习的快乐,这是做人的真谛。

你享受友谊,享受智慧,便是人生的快乐分享者。

读读论语,你豁然开朗,心胸广阔。 子曰:温故而知新,可以为师矣。 (《为政》)子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为政》)子曰: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 (《里仁》)读读论语,你幸福,你满足。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泰伯》)子贡问曰:有一言而可以终身行之者乎?子曰:其恕乎!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卫灵公》)浸透了处世的智慧,狡猾狡猾的。

由论语而孟子,小我延伸到大我,小道伸展到大道。 人道向王道进军,人性向善,风气好转。 孟子曰: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孟子梁惠王上》孟子曰:乐民之乐者,民亦乐其乐;忧民之忧者,民亦忧其忧。

乐以天下,忧以天下,然而不王者,未之有也。

《孟子梁惠王下》孟子曰:我知言,我善养吾浩然之气。

《孟子公孙丑上》孟子曰:尊贤使能,俊杰在位,则天下之士皆悦而愿立于其朝矣。

《孟子公孙丑上》孟子曰:天时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

《孟子公孙丑下》孟子曰: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 寡助之至,亲戚畔之;多助之至,天下顺之。 《孟子公孙丑下》孟子曰: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

此之谓大丈夫。

《孟子滕文公下》孟子曰:不以规距,不能成方员(圆)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 《孟子离娄上》孟子曰: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孟子离娄下》孟子曰: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

仁者爱人,有礼者敬人。

爱人者人恒爱之,敬人者人恒敬之。

《孟子离娄下》孟子曰:鱼,我所欲也。 熊掌,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 生,亦我所欲也。

义亦我所欲也。

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

《孟子告子上》孟子曰: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孟子告子下》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孟子尽心下》孟子曰:存乎人者,莫良于眸子。

眸子不能掩其恶。 胸中正则眸子了焉;胸中不正则眸子眊焉。

听其言也,观其眸子,人焉瘦哉?《孟子离娄上》由己及人,以小见大,见微知著。

孔孟洞熟人性,他们制定规则,可无法实施,那就让帝王去做吧。 高明的人,出思想,帝王其实只是实践者。 犹如智者的叮咛,亲切,温婉。 犹如泉水丁冬,滴滴渗入,此时无声胜有声。 犹如五粮液,醇香如故,醉人两千年。 也许是缘分,也许是命运,中华民族选择了孔孟,也就选择了永恒的人性之美,人文之美。

在提倡和谐的时代,多一点文化,少一点暴力,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