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玉华山记的原文及译文赏析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游玉华山记的原文及译文赏析

  游玉华山记  【宋】张缗  由宜君县西南行四十里,有山夹道而来者,玉华也。 其南曰野火谷,有石常燃,望之如爨烟,而莫知其所自也。

野火之西曰凤皇谷,则唐置宫之故地也。 今其尺垣只瓦无有存者,过而览之,但见野田荒草而榛荆也。 其西曰珊瑚谷,盖尝有别殿在焉。

珊瑚之北曰兰芝谷,昔太宗诏沙门玄奘者译经于此,其始曰肃成殿,后废而为寺云。

中有石岩崭然有成,下有凿室,可容数十人,有泉悬焉,势若飞雨;有松十八,环其侧,皆生石上,高可十寻,端如植笔。 其西且南有崖曰驻銮,其始入也,双壁屹然,如削石而成,既至其处,若视瓮。

侧有泉飞而下,如悬布,如喷珠,其名曰水帘。

稍北,有崖与泉,亦若是而差小焉。   治平三年夏五月丁巳,余与六人者来游,乃相与坐石荫松,听泉而饮之。 已而,览故宫以徘徊,问遗事于田老。 方嚣然不欲归,而余与六人者,或有官守,或以事牵,其势不可久留,既宿而遂去。

然而,相视有不足之色。

余为之言曰:夫山林泉石之乐,奇伟之游,常在乎穷僻之处,而去人迹甚远,故必为野僧方士与夫幽潜之人所据而有也。 然幽潜之人知好之而力不足以营之,惟佛老之说可以动人,故其徒常独有力,而危亭广厦,眺览之娱,莫不为其所先也。   夫以有唐之盛,穷天下之富,建宫于此,随而废没,而杜甫乃其时人,过之且有悲伤之感,至或形于歌诗。 独寺僧之徒,更相传而不息,迄于今而尚存,则虽天下之力,亦有屈于此欤?以太宗之贤,致治之美,宜其愈久而弥传也;今问诸遗老,无所称道。 而彼玄奘者,特一浮屠耳;然说者至为荒怪难知之语,以增大其事。 岂人之情常乐于放僻,而易忘于中正哉又岂物之盛衰废兴亦各有时,而此特其盛时也欤斯可为之叹息也。 若夫太宗之贤,天下之力,犹不能长有此也,则吾曹可以一寓目而足矣,又何必以不久留为恨哉。

然荒崖穷谷之崎危,废宫颓址之萧条,虽累岁月,未尝有一二人游焉,而余与六人者同时而来,亦可谓之盛哉!  六人者:余兄子坚、弟山径,与太原石继和公美,河东郎几康伯,温陵陈说君豫,西河冀上之冠卿也。 壬申,荧阳张缗记。 (有删改)  4.对下列句中加点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3分)  A.今其尺垣只瓦无有存者垣:墙壁  B.而危亭广厦危:高耸  C.至或形于歌诗形:形状  D.然荒崖穷谷之崎危穷:幽邃  5.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词的意义和用法相同的一组是()。

(3分)  A.有山夹道而来者弃甲曳兵而走  B.乃相与坐石荫松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C.常在乎穷僻之处浩浩乎如冯虚御风  D.未尝有一二人游焉复驾言兮焉求  6.下列对原文的概括和分析,不正确的一项是()。 (3分)  A.这篇游记既写到了野火谷、珊瑚谷、兰芝谷等自然景观,又介绍了唐故宫等人文景观,字里行间表现出了作者对玉华山的喜爱。   B.作者和六人结伴同游,既游览前代的宫殿,又向当地老人询问这里的许多旧事,但因各种缘故都不能久留此处,深以为憾事。   C.作者听到当地人多在谈论玄奘佚事,却没有听到什么称赞唐太宗的话,于是感慨人们喜欢说放诞无稽之事,而易忘中正之道。   D.整篇文章语言平实,层次清楚,条理明晰。 文章在表达方式上将记叙与议论相结合,记叙是议论的基础,议论是记叙的升华。

  7.把原文中画线的句子翻译成现代汉语。

(10分)  (1)有松十八,环其侧,皆生石上,高可十寻,端如植笔。

  (2)其势不可久留,既宿而遂去。

  (3)以太宗之贤,致治之美,宜其愈久而弥传也。

  参考答案:  4.C5.A6.B(4~6,每小题3分)  7.(共10分)  (1)有十八棵松树环绕在岩石的周围,松树都生长在石头上,差不多有十八丈高,端正得像立着的笔。

(共4分。

句式,1分;端,1分;可,1分;语意通顺,1分)  (2)那情势不能久留,住了一夜后就离开了。

  (共3分。

宿,1分;语意通顺,2分)  (3)凭借唐太宗的贤能,使国家达到了太平盛世的美好境况,时间过得越长(他的事迹)应该流传得越久远。 (共3分。

以,1分;致,1分;语意通顺,1分)  【参考译文】  由宜君县向西南走四十里,有山夹道而来,这就是玉华山。 山的南面叫野火谷,那里有常年燃烧的山石,远远望上去(山上)如同有炊烟,但没有人知道它来自哪里。 野火谷的西面叫凤凰谷,就是唐朝建造宫殿的旧地。 现在连一小段墙一片瓦也没有保存下来,经过那儿看,只见都是野田荒草,长满了荆棘。 凤凰谷的西面叫珊瑚谷,大概曾经有正殿以外的宫殿在那儿。 珊瑚谷的北面叫兰芝谷。

兰芝谷的中间有块高而险峻的天然岩石,下面有人工开凿的石室,可容纳数十人,有瀑布从高处垂落,就像从天而降的大雨;有十八棵松树环绕在岩石的周围,松树都生长在石头上,差不多有十八丈高,端正得像立着的笔。

它的西南方向有石崖叫驻銮,我们刚进去的时候,看到双壁高耸直立,如同削石而成,到了那个地方一看,就像看到瓮一样。

旁边有泉水飞泻而下,有的像悬挂的瀑布,有的像喷洒的珍珠,它的名字叫水帘。

稍微向北,有崖与泉,也像这样只是规模稍小点。   治平三年夏五月丁巳日,我和六个人一同来游玩,就一起坐在松树遮蔽下的石上,听泉声并品饮泉水。

不久,游览前代的宫殿而流连忘返,向田间老人询问旧事。 兴致很浓闹嚷嚷的不想回去,但我与这六人,有的居官守职,有的因为有事牵制,那情势不能久留,就住了一夜离开了。 但是,大家互相瞅着都有不满足的神色。

我对他们说:欣赏山林泉石的乐趣,奇特壮美的景观,经常在那些荒远偏僻、人迹罕至的地方,然而因为人迹罕至,所以一定被云游的和尚、求仙的术士以及隐士一类人占据并享有。

但是隐士知道这些地方优美并喜欢它们,而他们的能力不足以经营这些地方,只有佛教和道教的学说、教义足以打动人心,所以他们的信徒经常独来独往并且有勇力,因而这些耸立的亭子、宽广的大厦(的建造),登高览胜的快乐(的享受),没有不被他们抢先的。   凭借唐朝的强盛,耗尽天下的财富,在此修造宫殿,随后就废弃湮没了,而杜甫就是那个时代的人,经过那儿尚且有悲伤之感,以致用诗歌表现出来。

唯独寺里的和尚这类人,交替相传而不停息,直到现在还留存下来,(这样看来)即使拥有整个天下力量的帝王,也有不如这些和尚的地方么?凭借唐太宗的贤能,使国家达到太平盛世的美好境况,(他的事迹)应该时间过得越长而流传得越久;现在向老人询问太宗的政绩与往事,却没有听到什么赞扬的话。 而玄奘只是一个和尚罢了,但是讲述玄奘故事的人甚至用荒诞怪异的话,来夸大他的事。

难道喜欢放诞偏邪是人之常情,而容易忘记中正之道吗?又难道事物的盛衰兴废也各有它的时运,而这段岁月只是佛教的兴盛时代么?这真值得为此叹息啊。

像唐太宗这样贤能,拥有天下的能力,尚且不能长期拥有这些,那么我们这些人可以看一眼就满足了,又何必因为不能长久地留在这儿而遗憾呢?但是荒凉幽深险峻的崖谷,废弃倒塌萧条的宫殿遗址,虽然过了很多年,没有一两人来这里游玩,而我与六人同时而来,也可称得上是盛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