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璟资本两周年:邂逅风口背后的势能与动能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元璟资本两周年:邂逅风口背后的势能与动能

  元璟资本五位合伙人点评投资过的公司产品,桌上摆满2016年获得的创投机构奖杯。

左起为王琦、田敏、吴泳铭、刘毅然、陈洪亮。

受访者供图  刘毅然把戴威堵在咖啡桌的内侧,顺手把苹果电脑塞过去,“这就是Termsheet,我们赶紧签了吧”。

  这是2016年9月初。 四个月前,刘毅然刚成为元璟资本合伙人。 ofo单车,将成为他在元璟资本开的第一枪。   这几天,他刚见了滴滴和ofo共同的投资人朱啸虎,“滴滴他们目前什么态度”?得到了“滴滴暂时不考虑”的消息后,刘毅然依然把戴威堵在了中关村创业大街的咖啡馆,“这轮我们领投,就这么定了”。

  此时,ofo刚刚融完B轮3个月,资本争夺战才刚刚开场,刚开始跟多家VC接触新一轮,戴威犹豫了,“这次要慎重,我考虑一下”。

  短短两周后,滴滴突然加入战局,正式宣布领投ofo的C轮。

元璟资本作为跟投方,在诸多大机构里是唯一的新VC。 作为一只成立仅一年的新基金,这足以让外界刮目相看。

外人看来,这是元璟的胜利。   但刘毅然除外。 他把咖啡馆里那份戴威没有签字的Termsheet一直放在办公室抽屉的第一层,不断提醒自己,“要快点,再快点”。   其实,元璟资本已经走得足够快了。 到8月10日才年满两周岁,但元璟资本的成绩单上,早已有了探探、Rokid、钱生钱、安心医生、分答、二更、每日优鲜、小电科技等明星项目。   起步于所谓VC裂变时代的末尾,元璟却在两年时间里,以快速高效的投资效率,总共投资了近40个项目,迅速冲进了行业前列。 在巨头笼罩和VC饱和的竞争中,连续收割明星公司。

  成绩背后,隐藏着中国VC行业变局的前兆。

背靠阿里的杭州山水,元璟用产业叠加资源的投资逻辑一步步构建护城河,在BAT的紧密布局中,游刃有余地与之共舞,这一切,让元璟资本拥有了把项目带到风口之上的能力。

这或许,才是元璟资本的风口秘诀。

  近杭州,先得创业者  元璟的总部是一栋独栋别墅,坐落于杭州的西溪湿地。

这里到阿里总部的直线距离,不到五公里。 阿里合伙人十八罗汉之一、花名东邪、人称吴妈的吴泳铭,是元璟的创始合伙人之一。   距离,是元璟资本的优势。

这距离有两个含义,远离了北京——这个有2518家VC血腥厮杀的战场。   第二个优势,被元璟资本合伙人王琦翻译为“势能”。   1999年,阿里在第一次互联网大潮下异军突起,15年后,杭州成为了毫不逊于北京的互联网创业之都。 元璟资本曾发布过一份2016年BAT创业分析报告,数据显示阿里系创业项目高达680家,是百度系的两倍多。   2014年9月,阿里纽交所上市,而在6月一个月内,从阿里离职的员工就高达600人,大批元老踏上了创业的道路。 而在下半年间,杭州新创业公司同比增长的百分比达到107%,超过了北京的64%和上海的53%。

  BAT之中,阿里的创业基因最强。

600余家阿里系创业公司的总估值已经高达1万亿,相当于在阿里之外再造了一个阿里。 宋小菜的创始人天舒就在阿里上市前的6月中旬正式离职,开始创业的第一时间找到了吴妈。

  目前,阿里巴巴的公号排位超过了12万,员工数量则在5万左右。

这意味着,在阿里毕业、又回归市场的人才数量,已经突破了7万。

  这些离开阿里又开始创业的老阿里们,都成为了元璟资本的初始资源库。 甚至有杭州的创业者开玩笑,“杭州最大的技术猎头不在猎头公司,在元璟办公室一层”。   这句话所说的,正是元璟资本的投资总监子柳,“杭州总HR”。 作为曾经的淘宝技术大学校长,子柳几乎熟识行业内的所有技术大咖,“离职了就到子柳这里来喝咖啡,报个到”。

  找煤网、闪电购、宋小菜、探探、奇点金融、微脉、宜花科技、开始众筹等等创业公司的各种“CXO”都是来自子柳的人才库。   在投资的近40个项目中,子柳已经介绍了10个以上的CTO。 加上COO和产品总监,数量已达20个。 在新锐基金中,除了元璟外,极少有另外一家VC能实现这个数字。   元璟资本创立的时候,并不是VC发展的黄金时代,彼时资本市场已经开始降温。 “但在竞争激烈的市场,单靠起步早和努力已经远远不够,必须还要能找到有局部竞争优势的细分赛道,找出基金的‘势能高地’,只有找到这个势能高地才能成功杀出红海竞争。

”王琦说。

  2015年,元璟资本从杭州起步,手握杭州和阿里蓬勃的创业能量,与杭州的创业地理一同崛起。

这是王琦说的势能,也是元璟资本的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