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三回 芙蓉出水沧狼行最新章节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九百七十三回 芙蓉出水沧狼行最新章节

屈彩凤从被子里探出了半个脑袋,一头霜雪般的白发,衬托着她通红的脸蛋,美不胜收,他看了一眼李沧行,眉头微皱:“你,你这就穿好了吗?那个,那个你的里裤,你,你是怎么弄的?”李沧行摇了摇头,一边在用手拨弄着自己的一头乱发,顺手用发带把自己前额的头发给箍起来,一边走向屈彩凤,说道:“你那里面没有适合我穿的里裤,只好先穿旧的了,这几天我自己再做一条便是。

”屈彩凤轻轻地叹了口气:“对不起,刚才冲你发火,是我考虑不周,其实,其实这些针线活儿,应该是我们女人来做才是的。

”李沧行笑着坐到了屈彩凤的床边:“哦,言下之意,就是你真的不会针线活儿,对不对?”屈彩凤的眉头一皱:“也不完全是,只是,只是我从小就懒得学什么刺绣女红之类的,只有自己的贴身衣裤是我自己做,其他的中衣外衣,都是寨中的仆妇们做。

但贴身的**里裤,这些我不想交给别人,只有,只有我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尺寸,做得也舒适合身。

”李沧行“噢”了一声,看了一眼那个柜子的方向:“这么说来,里面的那些**里裤,都是你自己做的吗?而外衣是你买来的?”屈彩凤红着脸,点了点头,他看了一眼李沧行身上的这件青色长衫,摇了摇头:“这身衣服看起来还是小了点,沧行,你穿着不会太舒服吧。

”李沧行无奈地叹了口气:“这已经是你所有衣服里最宽松的一件了,不过明显还是按你的身形尺寸来的,对我来说是小了一号了,穿着是有些别扭,不过没事,反正这里也没有别人看我,我李沧行平时也不是太注意外表,有的是办法解决。

”他说到这里。

对着紧紧绷在身上的袖子裤脚,突然用力一震,只听“嘶”“嘶”地几声,原本紧紧撑着的袖口。 肘部,膝盖和裤脚那里,一下子撕裂了开来,肘部和膝盖更是露出了四个大洞,而刚才还紧紧地包在李沧行身上的衣服。

却因为这一下撑裂开来,而显得一下子宽松了不少,不复刚才那种紧密的臃肿。

屈彩凤的脸上闪过一丝喜色:“沧行,你真是太有才了,这也给你想得到。

”她看了一眼李沧行身上的衣服,又皱了皱眉头:“只是,只是这样一来,你不会把这衣服给撑坏吧。

”李沧行笑着摇了摇头:“才不会,你可别忘了,这一辈子易容无数。

除了变脸,还得缩骨,所以小衣服不是没穿过,这样一来虽然会把衣服给撑破,但不至于撑坏,我心里有数的,实在不行,我只好再用缩骨法,缩到这个身形尺寸好了,就是人难受一点。

别的倒没什么。

”屈彩凤摇了摇头:“我不想你难受,你还是就保持这身材的好。 缩骨法实在让人不舒服,尤其是扮男装的时候,还要把胸给缩进来。

每次都弄得我气都透不过来,沧行,你那个易容术开始还满好玩,可自己真要是扮了的话,那可就难受了。

”李沧行点了点头:“我看到你那柜子里也有易容的衣物和道具,还有长长的白绫。 是扮男装时要束胸用的吗?”他看了一眼屈彩凤那傲人的上围,笑道:“这个,对你来说难度确实高了点。 ”屈彩凤没好气地拧了一把李沧行的大腿:“登徒子,尽胡思乱想这些。

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这家伙其实也是道貌岸然呢。 ”李沧行笑着摆了摆手:“好了好了,不说这些,这阵子功夫,那暗瀑也应该把我洗下来的污垢都冲掉了吧,池水应该干净了,你准备去下池子了吗?”屈彩凤点了点头,左手一指另一边的柜子,说道:“沧行,那是我梳妆和沐浴的柜子,你帮我拿两块胰子来,一会儿我要用。 还有,那里有几盒干花瓣,一会儿也帮我洒进那池子里,谢谢。 ”李沧行一边站起身,一边摇头道:“女人真够麻烦的。 ”李沧行走到另一边的一个矮柜,打开之后,只觉得一阵脂粉香气袭来,里面摆满了各种女子的胭脂花粉,还有一些小瓶子里,大概是放了各种香露玉液,分明就是屈彩凤身上一直存在的那股子浓郁的山茶花香气,看来这幽香的来源,就在于此。

李沧行摇了摇头,看到那柜子的最下层,是几块玫瑰色的胰子,也是散发着淡淡的幽香,和男人所用的那种黄色的,大块大块,散发着动物脂肪味道的胰子完全不一样,以前他从没有见过,他抓了抓脑袋,奇道:“彩凤,这胰子怎么还有香气啊,跟我们用的完全不一样啊。 ”屈彩凤的嘴角边梨窝一现:“女孩子用的当然得是香胰子了,不然为啥叫你们臭男人呢,不过,不过我现在只有三块了,也不知道要在这鬼地方呆多久,沧行,这胰子我先不给你用啦,你不会怪我吧。

”李沧行摇了摇头,拿起了那胰子,顺手拿起了另一小竹筐的干花瓣,说道:“我还用不惯这东西呢,再说我一大老爷们,身上跟女人一样弄得香喷喷的,成何体统,我又不是展慕白,真成了展大侠,估计你也不会喜欢了吧。

”屈彩凤嫣然一笑:“好了好了,别说那个展慕白了,只怕他这样成天涂脂抹粉的,也是为了掩盖自宫后,下面小便**时的尿骚味吧。

”李沧行轻轻地“哦”了一声,这个问题他倒是从没有考虑过:“这又是怎么回事?彩凤对这些也有研究吗?”屈彩凤叹了口气,轻声地说道:“当年东厂也帮我们守过一阵子巫山总舵,有些东厂的太监,一到天热的时候,就是一股子尿臊味道,怎么也掩饰不住,弄得正常人都要远离他们几分。

”“我听人说,这些人成了太监之后,下面那活儿没了,要弄得跟女人一样,插根管子才能疏通,有些人当初这样净身的时候,直接就痛死了,即使活下来,也是完全小便**,随身往往都要带个尿壶放在裆下接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