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萨特的《厌恶》(一 主要情节)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读萨特的《厌恶》(一 主要情节)

  在漫长的旅行之后,安东纳洛根丁在布城那些善良的人们中定居下来。

他住在一个靠近火车的旅馆里,这旅馆主要接待那些作长途买卖的人。 他在这儿写一本关于18世纪冒险家洛勒旁的书。 为此他经常去市立图书馆。 在那儿他认识了一个自学者,一个人道主义者,此人正按照字母顺序来阅读图书馆的书。 洛根丁晚上常去一个为铁路人员而设的咖啡店,听着唱片——总是那么一张——“在这些日子里”。

有时他上楼去同老板娘鬼混一阵。

他有一个爱人安妮,但离开他四年了。

她总想有一个“完美的时刻”,但老是很快就厌倦了,她一再徒劳地尝试在自己周围创造一个完美的世界。

她和洛根丁散了伙。

现在洛根丁正慢慢失去自己的过去;一天一天,他越来越深地陷入一个陌生可疑的现在之中。

他的生命再没有任何意义:他认为自己有过很了不起的冒险活动,但现在没有了,现在他只留下“故事”。 他只得紧紧纠缠着洛勒旁先生——死为生找到了存在的理由。

  后来他有了一个真正是冒险的开端——他整个地感受一种模模糊糊的可怕的变态:这就是恶心。 它从后面抓住你,使你漂浮在一个不冷不热的时间的海洋里。

这是改变了的洛根丁吗?这就是世界吗?这墙、这花园、这咖啡店都突然被恶心所压倒。 另一回他又度过了一个可怕的日子:有什么东西在空气中散发着腐烂的气息,这光,这人们的姿态。

洛勒旁先生又死了——死者不能作为活人存在的理由。 洛根丁徘徊在街头,实实在在但又毫无存在的理由。

然后,在早春的一天,他领悟了自己冒险的意义:恶心是展现自身的存在——而存在看来不是很舒适的。

洛根丁仍然抱有一个微弱的希望:安妮写信给他了;他打算去看她。 但安妮已成了一个不再好动的女人,肥胖而令人绝望。

她放弃了她的完美时刻,就像洛根丁放弃了自己的冒险一样。 她由自己的路也找到了存在。

他们俩彼此再无话可说。

这小城令人气闷的氛围和他对即将来临的巨大灾变的感受使他重又回到与世隔绝的状态。

怎么办?喊别人来帮一把?但“别人”都是些绅士:他们彼此点头致意却丝毫意识不到自身的存在。 洛根丁准备离开布城;他到铁路咖啡店去最后听一次“在这些日子里”,这歌正放着。

洛根丁找到了一个机会,一个肯定自身的微小机会。

  上面是萨特本人对《厌恶》的内容简介,不足千字,应该说是概述得很清楚了,虽然语气是半开玩笑半当真的。   但我们仍然觉得这小说很难读。

它的哲学味很浓,却又不同于通常所谓的哲理小说。 那种小说是先有了一个或一些确定的哲学观点要表述,然后编造几个人物作傀儡,借他们的口把这个或这些观点说出来。 严格地说,这不是真正的文学作品,弄得好是哲学的通俗表述,弄得不好是非驴非马的东西。   《厌恶》并没有阐释什么确定的哲学理论,相反他,萨特因为自己关于恶心以及存在的思想感受是模模糊糊、不明晰的,才用了小说形式把它表述出来。

他觉得以恶心为题写一部哲学著作并不能让自己的表达欲望得到满足。

  这样,我们如果把重点放在从《厌恶》中抓出几个哲学观点来,恐怕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我们还不如以模糊就模糊,也来谈点感受吧。   写于1988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