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惊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我的三年拆迁经历纪实——惊

  三  该来的终会来。

当理想被现实绑架,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2015年12月16日14:00左右,我们即在家等候。 18:00,乡、村干部楼得宾、鱼两斤、忘事揩方才姗姗迟来,彼此就拆迁安置补偿事宜进行了沟通。 身为党员干部,他们丝毫不按铁路建设的相关法律法规来探讨解决问题且数次出言斥责、威胁。

最后,他们协商了一下说:“我们把这个具体情况跟你们的述求如实汇报给区政府,一个星期左右给你们答复。 ”  然,直至2016年3月14日,乡政府、村委会没有反馈一点消息。

三个月的时间,了无音讯,请问:这是政府有作为的表现吗?办事效率何其高!  哦!等施工迫在眉睫了,好给我们安个莫须有的“阻扰施工”罪名吗?当今政府的某些干部就是这样拖沓行事,以己不力欺凌百姓,行为“失职”转嫁给平民——领导耍流氓的如意算盘真高!  鉴于上述情况,3月15日到东宝区信访局反映该问题,全昌荣同志热情接待了我,他解释:“这个问题还在协调中,要相信政府,现在绝不会出现践踏法律、强征强为这种违背民意的事情。 ”随后,他电话向仙居乡政府转述了我反映的情况,并说:“这两天会给你回复的。

”这里对全昌荣同志表示由衷的感谢!  然而一直未得仙居乡政府回复。

  4月6日,我到仙居乡信访办再次如实陈述该问题。

  4月11日下午接村支书鱼两斤通知,仙居乡政府于12日下午在村委会举行协调会。   12日下午15:00,双龙村委会议室,在座的有东宝区法院李庭长、仙居乡政府副乡长曾捧和司法所、派出所(沈警官)、蒙华铁路施工方等相关同志及我们兄弟二人(注:某主持政法工作的乡党委副书记隔壁办公室坐镇指挥)。   村支书鱼两斤介绍协调会参会人员后,即由我表述了一家人的基本述求:为支持国家铁路建设,也为了我们一家天伦之乐,请按我们家房屋面积(㎡)、结构在我家房屋邻近选一块和我家房屋同等条件、同等位置的宅基地由政府相关单位负责按现在的建房基本配置还建。

  相关人士随即提出异议:“这个不现实,想解决问题就来个合理提法,直接说多少钱吧。

”  我旋即表示:“如果政府坚持以货币方式补偿为主,就需考虑我们家的特殊性。

国务院颁布的《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和补偿条例》是国有土地房屋征收与补偿的基础性法规……,农民房屋拆迁要按照建筑重置成本补偿,宅基地征收按当地规定的征地标准补偿,被征地拆迁农户所得拆迁补偿以及政府补贴,要能够保障其选购合理居住水平的房屋。 我哥哥1997年结婚,我2002年结婚,并于2008年立正式分家协议(附后)——协议分为三家的父母暂且不提,我们兄弟两家那是务必作合理安排的。 按现行本地农村居住条件,乡里的房屋拆迁补偿只能安置哥哥一家,还有我们怎么办?露天地里扯闪吗?我这一家和父母只需起码合理建房的安置费即一套普通房标准,为支持建设再打个折,就是最基本的20W。 ”  村支书当即表示疑问:“你是双龙村户口吗?有什么资格提条件?”我苦闷又好笑:“身为双龙村党政责任人,你连这都不知道吗?如果现场诸位中谁能从仙居乡派出所户籍册中把我抹除,我就认栽。 ”  司法所王主任仔细看了分家协议后环顾现场说:“这个是真实的,应该根据实际情况给予考虑。 ”然后询问了我家相关情况,我一一如实回答并又提出问题:“97年我哥哥成家后即单独立户。 我和父母一个户口本,几次村里收缴提留,村主任忘事揩还单独找过我、电话联系过我。

哦,几年过了,一大家莫名其妙的合在一起了?这里面有没什么黑幕?”  大家沉默,无人应答两户合一之事。

片刻之后,在座的有关人士就铁路建设强化自己的观点——  法院李庭长:“铁路建设要搞,你们就该支持。 建设先动,你们的问题稍后政府会来妥善解决的。

”我说:“我是三岁小孩?相关部门的套路我还是知道一点吧。

作为法律方面的行家,你认为这个说辞可靠吗?你若是觉得我违背了相关法律法规,就请东宝法院直接下达拆迁裁决书,可以吗?”  司法王主任:“我说个情,能不能边干边解决呢?”  “王主任是本村人,这个面子我们给,有请王主任给我写个条子‘若因蒙华铁路建设过程中对李家生活造成了影响及伤害,由我承担责任’然后签上您的大名,这是个人行为,我到时可以来找您协调解决。

”顿了一下,我一一询问道:“但今天这是组织协谈,请盖上相关单位公章,仙居乡人民政府?东宝区人民法院?仙居乡派出所?仙居乡司法所?”  大家都低头不语。 于是,我向着村支书:“你鱼书记向来有魄力,有权威。

双龙村委会的公章虽然小一点,我也认了!”  王主任叹了一口气:“这个事,谁个人能担得起呢?”  鱼书记此时却大言不惭了:“好!从一组王咀到二组你家园子公路沿线,你随便选个地方,但你自己去落实。

”  “几代人这里居住,一家子其乐融融。 因支持蒙华铁路建设需要搬迁,这一下子就成了我们自己的事了?这就是为人父母官解决问题的态度吗?试想当初,你不把新农村建设集中点由二组坪里改到八队枯岗梁那个鸟不生蛋的地方,这个问题今天估计就不是个问题了,可惜啊。

有利益的事削减脑袋了往里钻,不想管的事哪怕自己的本职工作也撒手不顾,唉!”  “铁路施工无论如何都要搞,你们别不自量力。

施工过程中,如果发生了意外,或对你们家生活构成了影响,我们一定会解决。

”  我据理力争:“我们要防患于未然,为什么政府都有个应急预案的防范措施?为什么国家有个安全生产监督委员会?你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得过且过,就是知法犯法,是犯罪。 ”『六、七月份建设施工致使我家房屋瓦片尽落、摇摇欲坠、多处裂缝,井水  遭严重污染,直接无法生活(这个稍后有述)。

谁关心了?』  协调会至17:10,没达成一致意见。 与会协调的领导商量了一下说:今天,先到这里吧!你们的问题待提交乡党委讨论后再联系。 ”  抱着美好的愿望,期待政府给予合理的答复——人生的道路很漫长,每朵乌云背后都有阳光。

    分家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