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爱着你,所以我由着你(50)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因为我爱着你,所以我由着你(50)

  50、两个人,终于又见微笑。   正月初三,晏北一觉到午时方醒来。

一束强烈的光穿透窗户,打在墙壁和电视上。

  “诶,我怎么睡在这儿?”晏北一时迷惑。 这是琴父母的卧室。   “琴——”听到晏北呼她的声音,她放下手中的抹布,一路奔过去。

  “你醒啦?”  “我怎么会睡在这儿?”  “我还想问你呢?这可是我们结婚以来你对我最绝情的一次。

”  绝情?还略带有一些娇嗔的语气。

怎么回事?晏北的脑子里,努力的过着些什么?昨晚虽是醉得不轻,但并没有人事不省。

他想起来了,他想起来那个在他和琴的卧室里,那一对紧紧拥抱在一起的身影,瞬时,眼中立刻又充满着血,心中又为一种可怕的力量燃烧着,他呼吸也加速起来了。   “什么?我绝情?你可真是什么都好讲。 我绝情?你还想说,我居然让你独守空房是吗?我真是受够了!你快走,我不想看见你!”见琴眼中迅速的盈着泪,他有那么一小忽儿心疼,但立刻又意识到自己眼前站着一个多么会表演的女人,简直让人厌恶透了。 “快走啊!滚——”他使出了全部的力气咆哮,整所屋子的四壁都在震颤。   琴却忽然平静了。

她不会走开。

一夜没怎么睡觉,本来打算一早就随便到个什么地方去,只要让晏北看不到自己,也就免得他再度生气。

但后来她放弃了那个想法,她知道,晏北之所以突然变成一头暴怒的雄狮,全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 他一向是那么有修养的一个人,那么善良、包容的人。

现在是因为他有气,而如果一个人郁怒于心,不得宣泄,是很容易伤肝生病的。 等他发泄完了,平静了,再离开也不晚。

现在春节,过三两天,假期结束,招聘的机会也多起来,可以先向父母借五千块钱,做第一个月的房租与生活费。

等发了工资就还给他们。

  “不,晏北,我不走。

你有什么气,就发在我的身上吧,打,或者骂都没有关系,只要你可以舒心一些。

我为昨晚的事情,认真的给你说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对不起?就这么三个字?呵呵,看来你的经历比我的想象丰富得多啊,私会情人,在丈夫的面前还可以那样轻描淡写。 说真的,你让我感到恶心!快滚!”  这些毒恶的语言,哪里是一向清纯的琴所能接受的,她那自尊心,彻底的崩塌了,她感觉到不信任,她感觉到侮辱,她感觉到满世界都只剩下凄凉了!眼泪一汪一汪的下注。   琴的反应让晏北迷惑,她如何那般的委屈?那一刻,他感觉到眼前这个汹涌般的流泪,伤心得浑身发颤的琴,依然是她的那位妻子了。 她的样子是多么的楚楚可怜,多么想让人将她揽在怀里,好好的给予抚慰啊!  但脑子里依然挥不去那一个拥抱,那一个像毒蘑菇一样四处放着光的拥抱!只要那个画面在晏北脑子里略一闪现,他就完全的被击垮了。 他的眼里,又恢复了先前的愤怒了。

  “你给我走,你给我走!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但说到最后,那语气已经不再凶狠、犀利,反而慢慢的委顿下去,眼泪击垮他男人的倔强,也顺着那高挺的鼻翼的两端,不听使唤的流了下来。

  琴还不曾见过晏北流泪,可以想象,那得到了多么伤心的境地。 琴再也顾不得自己的委屈,扑到雁北的床边,将自己的拥抱温柔的递了上去。   我所渴望着的琴啊,依然是你,真的还是你。

依然是你的拥抱,那样温柔,那样温暖的拥抱。

你还是我的!你真的还是我的!  哦,天啦!拥抱!该死的拥抱!我昨晚分明看见你紧紧的拥抱着另一个男人!不,我不能原谅你!  晏北的内心挣扎,使他对于琴的拥抱一时喜悦一时又抗拒,一时迎,又一时拒,琴都觉察到了,她伸出自己的右手,在晏北的背上轻轻的以缓慢的节奏怕打着。

充满着一种母性的怜爱。

那怜爱,使晏北终于放下他内心的铠甲了,他最终也伸出手臂,将琴一个小小的身躯,给用力的抱紧了。

  抱得彼此快透不过气,琴才松开手来。 她换个姿势,坐在床上,与背靠着床的晏北四目相对,现在,大家的表情都温柔了许多。 “晏,我跟你讲讲昨天是怎么回事吧,好吗?”  “好。

”晏北也才惊觉,事发以来,还从来没有听过琴一句解释。 看来嫉妒,真的是会使男人愤怒和癫狂。   “他们的女儿突然生病,在医院里输液,本来易凡说给我们电话说改天,但他的爱人说我们一定已经做好各种准备,食言总是非常不礼貌的事。

就说家里有她,于是让易凡自己过来。 所以,四个人的晚餐就变成了两个人的晚宴。 大家觉得很好玩,可以演绎一下影视中的烛光晚餐。

所以我才点了两支蜡烛,关掉灯。

我向你说过,这是我一个无话不谈的朋友,灵魂深处有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默契,再加上已经二十年不见,好多好多的话说也说不完。

桌上的菜我用微波炉热了一遍又一遍,也不知一顿饭究竟吃了多久。 吃完我带他参观我的画室。

在我们的五斗柜前,他看见了我们那一个陶罐,不知为什么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他不由分说就抱着我。

而你知道的,他大学在信里对我说,他爱上了我,他深深的爱上了我,我很感激,但永远也无以回报,我以前就曾想,也许我今生唯一能为他做的,就是给他一个拥抱。

所以当他突然很激动的抱着我的时候,我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没有抗拒。 你回到家的时候,正当是这一幕。 但请你相信,他一定不是那种夺人之妻的人,他非常的善良,也和你一样十分的包容。

我想,他昨晚的表现一定是有一些什么特别的原因,但情形是那样,他没有机会解释。

但我相信他,也请你相信他,他一定是没有什么恶意的。 ”  “老公,请你原谅我。

我知道,那一幕对你是十分不公平的。 你的心情我完全能够理解。

真的,老公,请你原谅我!”说完又扑上去抱着晏北。

晏北也伸手将她抱着。

  “这么说,应该请求原谅的人是我。

”晏北的声音低沉又温柔,“其实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完全无法自控。

”  “如果你能自控,那只能说明你根本不爱我。 由你来,由你去,我没有丝毫反应,那一定不是爱,或爱得太浅。

”  “可是,琴,如果你真的也很爱他,甚至对他的爱超过我的,我是可以为你放手的。 我一时发脾气,是因为男人的自尊吧。 因为虽然我很爱你,但我并不想剥夺你的自由!”  “哦,天啦,你怎么和梁思成一样有心胸?——那我这个林徽因也一定要一生的选定你了。 ”  “但我可不要你重疾缠身,早早的弃我而去。

”  “好,我答应你,我们一起长命百岁好不好?”  “好!”两个人,终于又见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