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回 金陵之行沧狼行最新章节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二百六十三回 金陵之行沧狼行最新章节

“钱兄想好了接下来到哪里去走走呢?北方好象还算平静,南方倒是打得挺热闹,要不我们去江南走走?”李沧行突然对接下来的外出之旅有了兴趣。 钱广来也正有此意,听李沧行一说就跟着笑了起来:“哈哈,也好,我正好要去杭州去查笔账,顺便就带你到江南散散心好了。 老弟自幼在南方长大,在我们这里显然过不习惯吧。 ”李沧行摇了摇头:“还行,我没啥讲究的,反正你也知道我就喜欢吃肉包子,在这里能天天吃到,这就足够啦。

”钱广来拊掌大笑道:“那就说定,明天就走身,目标杭州府,钱家银庄分号。 ”应天府,这是这座千年古都在有明一代的名字,秣陵,建邺,金陵,集庆路,一次次地名的变化反映了这个城市历经的沧桑。 明太祖朱元璋建都于此,后成祖朱棣起兵靖难后迁都北平,此地则称为南京,应天府则是专门管理南京的行政机构。 已过十月,热闹的南京城夫子亩的街道上,李沧行与钱广来一前一后地走着。 钱广来还是一副员外的打扮,而李沧行则变身一个家仆跟在后面。 二人在路边的摊上转了一圈后,走进了一家茶楼,找了个僻静的角落坐下,小二热情地过来倒上了水。

钱广来要了两杯清茶,一盘瓜子,一边吃一边看店外的风景,而李沧行则竖起耳朵,打听着自己希望知道的情报。

他们出来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一路上边走边玩,李沧行以前在武当当大师兄的时候,直到二十岁才有机会和澄光一起下山执行任务,很少有机会这样心情舒畅地游山玩水,这阵子他非常开心。 他们来这应天府已有三天,玄武湖和钟山都已经去过,正打算今天逛了这热闹的夫子庙后,明天一早就起身去杭州。

靠楼梯一桌几个江湖人士的对话吸引了李沧行的注意。 就连钱广来吃瓜子的速度也放慢了下来,眼睛盯着外面的街,耳朵却冲着那桌的方向。

“听说了没,最近洞庭那里打得是天昏地暗啊。

”“自从魔教和巫山派正式占了大江会的地盘后,那里就没太平过。

”“具体情况如何,老四,你不是前两天刚走那里押镖回来吗,有没有碰到打斗的?”“没有,幸亏没碰上,不然我这条命估计要交代在那里了。 正好那几天是武当峨眉联军大举进攻巫山派的洞庭分舵。 ”“为何这次华山没有参加?他们不是一向打魔教最积极的吗?”“不清楚。

好象听说恒山那里出了事。 司马鸿和展慕白这阵子都在北岳恒山。

”“嗨。

别打岔,听老四说洞庭的事。

”“嗯,峨眉武当都派出了大批的精英弟子,峨眉是林瑶仙带队。

花中剑柳如烟与巧手织女汤婉晴都来了,武当则是青叶黄云这几个长老带着一帮二代弟子。

就在上月底的时候,两派联手突袭了洞庭分舵。 ”“结果呢?巫山派和他们的魔教盟友又出动了多少人?”“魔教的冷天雄和东方亮都回去了,只留下了上官武和宇文邪,还有林振翼在那里防守,巫山派最近占了洞庭,有了地盘又有了银两,网罗了一些绿林的高手,实力恢复了不少。

加上原来的留守部队,有五六百人吧。

”“好家伙,一个分舵的实力快赶上一个大门派了。

那后来结果呢?”“伏魔盟这次的攻击又失败了,武当损失了三十多人,峨眉损失了四五十。

最后退了回去。

不过主要的带队高手倒是没有损失。

巫山派和魔教死的多数是新招募的一些旁门左道与独行大盗之类的,自身的力量没有什么削弱。

”“看来巫山派在洞庭站住了脚啊。 我看伏魔盟想啃下这块骨头不容易了。 ”“是的,算上那次谢婉君从昆仑和宝相寺搬出数十名好手报仇,最后失败的行动,这已经是正派联军第二次攻打洞庭失败了。

我觉得除非他们出动顶尖的高手,不然这样小打小闹很难攻下来了。

”“老二说得有道理,而且伏魔盟能出顶尖高手,魔教照样可以出动这样级别的好手,最奇怪的是,他们好象知道伏魔盟的每次攻击时间和派出的人,这次居然没留几个高手。 如果不是事先掌握了敌人的动向,怎么会如此托大?”李沧行听得心中一凛,看来武当的内鬼依然存在,峨眉既然内鬼已除,那这次的泄密只可能是从武当出去的。

小师妹这次果然没有参与攻击行动,说明紫光对其采取了保护措施,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李沧行的思路又被那桌人的谈话拉回了现实当中,只听那老四继续说道:“可不是么,这半年多来,每次巫山派和魔教好象都知道对方的行动,全都能从容应付,就象那年落月峡之战一样。 伏魔盟的攻击人数,带队高手,甚至连攻击的路线与时间都尽在掌握,实在是不正常。 ”正在李沧行在心中无数次地用自己知道的那几个脏字反复地问候陆炳家的先人时,又听得那老二说道:“那个谢家小姐后来如何了?”“不清楚,好象回昆仑后想再求师门出手报仇,给拒绝了。 后来一气之下离开了昆仑,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

”“有女如此,谢老帮主应该可以含笑九泉了。

”“对了,丐帮和神农帮的事情有结果了吗?”“两个月前的那事吗?一直没准信,隐约听人说公孙豪到了神农帮后,虽然技震全场,但也没让那帮参客药农们彻底服软,后来神农帮便宜卖给丐帮一批伤药,算是了事。 ”“公冶帮主还是心肠好,要换了魔教的,早就把那神农帮给铲平了。

”“老四,这回你错啦。

公冶帮主虽然技震了全场,但听说同样吃惊于神农帮武功非常了得,真打起来未必能讨了好处,所以才会答应这个条件。

”李沧行与钱广来一路走来第一次听说此事,钱广来忧心师父,一下子站了起来,几乎脱口要问,被李沧行踩住了脚后,才冷静下来,坐回了座位。 只听那老四又道:“那丐帮后来没有多带些人去找回场子么?”“关外一向不是丐帮的势力范围,而且老实说张连昆擅闯了人家的禁地,理亏在先,神农帮跟伏魔盟各派又关系不错,所以公孙豪后来就把这事压下了。

”“还是他老人家识得大体。

”“对了,这阵子怎么不见屈彩凤与林瑶仙呀。 前两年这对美女可是天天在江湖上打得天昏地暗的啊。

”“可能是闭关练各自的绝顶武功了吧。 不要说她们了,就连前几年大大有名的那个李沧行,不也消失了大半年了么?指不定哪天出来,就会震惊天下。 ”钱广来与李沧行相视一笑,后来那桌人的话题都转到了一些无聊的话题上,二人听了一会没啥新鲜的,便叫过小二结了茶钱起身准备出门,突然听得外面大街上一阵梆子响,一匹高头大马从街市中飞奔而过。

骑马的兵士一边敲着梆子,一边在高喊着全城戒严,速速退散。

街两边的摊贩迅速地收了摊,飞奔而去,而百姓们则奔入了各自的家,大门紧闭。

稍后,一队全副武装的士兵从街中奔跑而过,直奔城南的安德门方向。

城中一片如临大敌的肃杀气氛,茶馆里的人都象吃了哑巴药一样,个个大气不敢喘一口,连那几个刚才口沫横飞的家伙也都噤若寒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