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八回 秘密请降沧狼行最新章节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一千五百三十八回 秘密请降沧狼行最新章节

格力千户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是一时半会没有回过味儿来,他抓了抓脑袋,疑道:“坚守到底?要守到什么时候呢?总指挥使大人还请告诉我。

”陆炳的嘴角勾了勾,他脱下了自己头上的那顶金盔,戴到了格力千户的头上,格力千户先是一愣,转而惊道:“总指挥使大人,使不得,使不得啊!”陆炳哈哈一笑,拍了拍格力千户的肩膀:“有什么使不得的,你跟我是兄弟,又是我的妹夫,这顶金盔,代表了我陆炳的无上权威,现在我把它给你,你就是城中的总指挥,我若是在城外战死了,那么就由你格力千户接掌我的官职。 至于坚守到什么时候,你自己决定。

”格力千户激动地泪光闪闪:“总指挥使大人,我们就是战到最后一个人,也一定会守在这西城的城头的,你就放心地去吧!”陆炳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举起了手中的弯刀,高声道:“大明的勇士们,你们一定要在格力千户的带领下,牢牢地守在这里,如果有谁违背格力千户的意愿,那就是违背我陆炳的意愿,伟大的皇上一定会降罪于他的,神教必胜!”几千大明将士都拼了命地以狼嚎狂吼相呼应,城头的大明士兵们,士气之高,直冲霄汉。

陆炳在一片欢呼声中走下了城墙,他悄悄地扭头对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卫队长里克尔哈说道:“李克,去把卫队的弟兄们如今过来,马都备好,一人双马,现在就去南门!”李克心领神会,匆匆地下了城,陆炳面沉如水,回头看了一眼城外,那面写着“吴”字的大旗仍然立于原地,高高地迎风飘扬,他的心里暗道:俞大猷,我的好兄弟,一切都指望你了啊!天狼一身戎装,坐在东城的城头的一条胡床之上,城头的大火已经被扑灭,到处都是被烧焦的人体脂肪那难闻的味道,中人欲呕,即使是林瑶仙,也不免时不时地抽动着鼻子,以抗拒这恶臭,一边的不少小兵,更是用布巾掩住了口鼻,以防这些死人灰吸进鼻子里,只有天狼象个没事人似的,灼热的气温让他脸上汗如雨下,可是他连擦一下的意思都没有,面沉如水,看着前方二里处的几条大道之上,那熊熊燃烧着的火焰。 林瑶仙叹了口气:“想不到这些台州人竟然能下这样的狠手,在自己的城市里纵火,以阻挡我军的推进,天狼,现在我军的迅速推进已经不可能,该如何是好?”天狼微微一笑:“瑶仙,你看敌军阵后,那个戴乌纱的家伙,应该就是台州太守刘文生了吧。 ”林瑶仙顺手看过去,点了点头:“不错,应该是他,现在也只有这个太守才能下这样的命令,若是换了明军下令,只怕城中军民早就群起而攻之了。

”天狼点了点头:“瑶仙,那你说这个台州太守,为什么在我军已经入城的时候,还要这样垂死挣扎,甚至不惜焚烧自己的城市呢?”林瑶仙笑道:“只怕是因为妻儿被明军扣为人质,所以只能听命于人了吧。 这条毒计,十有八九是那个假冒参将刘得功的狗头军师想出来的。 ”天狼的嘴角勾了勾:“所以刘文生不是傻子,他现在应该很清楚,明军大势已去,这台州坚城这么快就给攻破,城外的野战一样不会有什么悬念,如果不出我意料的话,他派来求和的人,应该很快就要来了。

”城下传来一阵喧嚣之声,林瑶仙向下看去,只见四名士兵押着一个五花大绑,卷发华袍的人过来,那人不停地扭着自己的身体,一边跳脚,一边用半生不熟的汉话叫道:“放开我,我是台州城的参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见你们的将领!”天狼微微一笑:“说曹操,曹操就到,沉香,你去招呼一下我们的客人!记住,要以礼相待。

”一直站在天狼身边的李沉香应声而去,过了一会,便带着被解了绑的那人上了城头,向着天狼行了个礼:“将军,我搜过他的身了,没有利器,他说自己是台州城的参将刘得功。

”天狼与林瑶仙对礼一眼,笑了起来:“难不成这台州城还有两个参将啊。

怎么我昨天见到的了刘得功,不是阁下呢?”刘得功是个头发胡子黄中带白,年约六十,满脸麻子的老人,听到这话后,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昨天去贵军军营的,是陆炳的军师,名叫达克林,他过去就是假借我的名义,想要欺骗贵军的,还好神明保佑,你们没有上这个恶贼的当,谢天谢地。 ”他说着,合起双掌,高高地举过头顶,然后摊开双手,在自己的胸前打开,以示虔诚。

天狼不想跟他在这里浪费时间,他说道:“好了,咱们就长话短说,那个假刘得功来我们这里的时候,就被我们一眼看穿了,他明明是个明军,怎么可能做你们台州城的参将呢?其中必然有诈,而且你们台州城的地势我们很清楚,那西门是个瓮城,所谓地想要打开城门放我们入内,不过是用计赚我们罢了,所以我们佯攻西门,把他昨天带来的牛绑上假人冲进城内,果然就试出他的奸计来,而我们大军主力,则在这里攻破东门,现在台州城已破,你现在前来,又是想要做什么呢?”刘得功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我们台州小城,地处东南,一直没有见识过天狼兵的厉害,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不瞒将军,这些年我们台州城一直被明军当成奴仆一样地对待,欺负,上自太守,下到平民,没有人没受过明军的气,咱们早就想要反抗明军了,只是我们城小力弱,又无外援,所以才不敢动手啊!”天狼的脸色一沉:“参将刘得功,你现在再说这话,不觉得太晚了吗?在这东门帮着明军守城,对抗我们大明天兵的,不就是你们台州城的将士吗?城池已破,现在你们的太守还在带着人在大道上纵火,想要以此来延缓我军的推进,这是有一点悔过之意,投降之心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