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八八章 陷阱与碰撞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一五八八章 陷阱与碰撞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战局中,白仙子最为低调,她尚未接到师门的指示,不方便动用【碧阙神轿】,以白泽宗门人的身份参加战斗。 而是伪装了身份,也没有施展白泽宗的绝学,以蒙面人对敌人发动攻势。 不过,饶是如此,白仙子所学实是太渊博,她施展一种神秘掌法,一出手便是乾坤倒转,如整个天地都颠倒了,与之对敌的对手皆不是十合之将。

“真魔岭,你与我无光窟叛徒勾结,太无耻了!”无光窟一位长老怒喝,声嘶力竭。

显然,秦墨之前的言语虽是简单的惑敌之策,但是,在这种生死大战中,总是有人会相信的。

主要是秦墨展现的【无光寂一剑】,实是最大的证据,使得一些无光窟强者不得不相信被出卖了。 嗡!秦墨手腕振动,运剑如煌,剑气化为一具虚影,如同一头上古巨禽,有着侵吞天下之势,剑势过处,敌人皆是被腰斩。 这种景象太过骇人,使得无光窟一位长老疯狂嘶吼,他认得这个剑势,乃是【无光寂一剑】修炼到极精深处,演化出剑势之魂的异兆。

这样的异兆,若非是无光窟最核心的嫡系弟子,根本无法参透。 他却是不知道,这是开天剑魂演化的结果,秦墨以剑魂之力催动【无光寂一剑】,竟是出现这种异兆。

“不愧是极道剑魂之首,演绎一切杀伐剑势,都能够化出这门剑技的奥义。 这少年的开天剑魂若是完全绽放光辉,恐怕仅是剑道实力就能够震古烁今。 ”青年神魂叹息。

这一场袭杀开始的快,结束的也快,秦墨一行如同虎入羊群,从一侧杀入,又从另一侧杀出时,这场袭杀就接近了尾声。 打扫战场时,按照秦墨等商议的决定,抹去了真魔岭袭击的踪迹,无光窟这群强者似是被【无光寂一剑】所抹杀。 “真的有不少好东西啊!”秦墨等感叹,这一次的收获着实不小,竟有远古龙族的一些遗骸,虽是残缺的,但是,却保存有一些力量,乃是稀世之宝。

还有一些石刻,其上有远古龙族的文字,其价值也是难以估量。 无光窟这些倒霉家伙的机缘,确是称得上惊人,也难怪无光窟高层如此着急,要将这些强者转移,先行离去。 搜刮完战场,秦墨等没有停留,继续赶往另一处地方。 不久,这个峡谷中的惨剧被发现,整个龙坑内外皆是震动,无光窟数支队伍竟被斩杀,而出手的很可能是无光窟的内奸。 一时间,矛头都指向康剑主,因为峡谷中留下的剑痕,分明是【无光寂一剑】的痕迹。 “这是嫁祸!?该死!”康剑主愤怒咆哮,快要暴走了,这一次的损失太大了,并且,竟还将他这一脉牵涉进去。

要知道,峡谷中那些门人的行踪,乃是康剑主安排的,现在却全死在【无光寂一剑】之下,就算这样的嫁祸行为太刻意,也引起了无光窟高层一些大高手的疑虑。

因为,【无光寂一剑】太难领悟了,如今无光窟中只有康剑主,以及洛云王参悟,又哪里会冒出另一个擅长此剑技的剑手。 “一定要彻查清楚!”康剑主咬牙,他不仅要查出凶手,也要弄明白,还有谁修成了【无光寂一剑】。

当然,也有人提出猜测,前段时间,洛云王死去的仆从,遗失了【无光寂一剑】的简化版,是否被人参悟,很可能就是此次暗杀的真凶。

这样的论断,则是引来康剑主的讥讽,【无光寂一剑】何等博大精深,遗失的简化版只是皮毛而已,又岂是能够通过简化版参悟真正的【无光寂一剑】?这世间的绝世剑才虽有,但是,这样的剑道天才却是亘古难寻。 关于外界的喧闹风波,秦墨等则是毫不理会,接连数天时间,都在四处猎杀无光窟、太天殿的强者队伍,使得龙坑中双方势力的争斗越发白热化。

“发现无光窟一支队伍,很可疑!正在赶往通道,要离开龙坑。

”真魔岭一位长老传来消息,探查到一支动向奇怪的队伍,很可能是无光窟雪藏的天才领队。 当即,秦墨等启程,赶往那个方位,要覆灭这支队伍。 这一次的大争斗,无光窟、太天殿虽是死伤了许多高手,但是,宗门内真正核心的天才却是无一陨落。 反倒是真魔岭,还有一些绝域隐世势力,门下的顶级天才弟子死伤了数位,让这些势力更加愤怒。 “这支队伍的领队,很可能是康剑主的子侄,在无光窟中核心弟子的地位,仅次于洛云王,乃是无光窟第二。 ”烈烁荣这般说道。 无光窟的这一脉势力,正是由于洛云王、第二天才的崛起,才隐隐有问鼎无光窟第一势力的趋势。

这一次若能覆灭这支队伍,会真正动摇康剑主那一脉在无光窟的地位。

“能让洛云王那一脉覆灭的事情,都要坚决的去做。 ”银澄冷笑说道。 极恶龙窟另一处,当秦墨等一行杀至时,很快就被发觉了,因为秦墨一行实是太明目张胆了,一个个凌空飞掠,声势惊人,根本没有隐藏行踪。

“谁?敢来袭杀本少主?”一个灰色锦袍青年负手而立,站在岩石上冷笑,注视着秦墨一行的到来,丝毫没有慌张。 轰隆!?大地震动,一道道粗大如龙的阵纹冲起,瞬间封锁了此地,并将秦墨等一一隔开。 “远古龙族的阵道宝具!?”银澄很吃惊,立刻认出这座大阵的底细,乃是以远古龙族的阵道宝具催动布置而成。 砰砰砰……一个个身影出现,乃是无光窟埋伏的强者,分别杀向落单的秦墨等,这是无光窟布置的一处陷阱,就在等着鱼饵上钩。

意识到中了陷阱,秦墨一行却是不慌乱,纷纷迎向敌人。

至于秦墨,则是与那灰袍青年对立,两人处于同一禁制中,与四周隔绝了。

“看起来,你就是曾在乐土龙池殿中,偷袭我无光窟众多门人的凶手吧,擒下你,不信你师长不来救你。 ”灰袍青年冷笑,现在龙坑中传得沸沸扬扬,让康剑主受挫的神秘强者来自一个隐世势力,而其后辈在乐土中也曾掀起腥风血雨。

从秦墨的年龄判断,灰袍青年自是认为是后者,并没有想到两者是同一人。

“无光窟第二天才?洛云王的师兄么?”秦墨冷漠嘀咕,随即振臂,率先出手。 轰隆!拳势震天,磅礴罡力涌动,伴随着龙气交织,如同一头远古巨龙咆哮,震得四周的禁制疯狂颤抖。

周围的空间并未崩溃,反而有加固的趋势,这里的天地之力一瞬间被抽空,化为一道浩瀚拳痕,直轰向对手。

“无光转回功!?”第二天才脸色一变,其身躯竟是模糊,化为一个吞噬般的黑洞,吸噬四周的一切光辉,转化为冰冷的吞噬之力,似是要将世间一切吞噬殆尽。 砰砰砰……这个黑洞转动,竟是将浩瀚拳劲全部吞噬,转化为黑洞本身的力量,越发强盛。

这样碰撞的声响并不剧烈,却让旁观者感到一种惊悸,这是武尊层次两个怪物级强者的碰撞,双方爆发的力量都极其可怕。 “这是无光窟的另一门镇宗绝学吗?”秦墨有些震动,这门绝世武学比之【无光寂一剑】丝毫不逊色,绝域巨无霸势力的底蕴着实深不可测。 而第二天才,也是秦墨进入龙坑以来,遇到的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强劲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