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天空 ——挽英年早逝的同学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生命的天空       ——挽英年早逝的同学

又一个同学走了!永远的走了!再也不会回到这个喜怒无常的世界。   走在了清晨朝阳正要将温暖的焰芒铺洒大地的激情时刻,也走在了生命花朵本应正要迎风怒放的年华。   然而,熄灭了。 那一瞬间,将最后那抹隐约的光焰收进了迷离的气息,微微瞌合了已然疲倦不堪的双眼,用决绝的冰冷与无限的依恋舍弃了这个世界。

  然而,凋零了。

象一只高高飞飘半空的艳丽纸鸢,只一阵无端袭来的狂风,便无助而漂渺的消失在了面无表情的天空,再不会有半分丝毫滞留过的讯息。

  低眉垂眼,心中暗忖,已不清楚这是我那届高中同学里英年早逝的第几位同学了。

恶魔一样的疾病,突如其来的灾难,将一个个熟悉的身影停留成嘎然而止的音符,将一个个温热的名字冰冻成寒意四起的追忆。   他们都曾那么鲜艳饱满,他们都曾那么青春张扬,他们都曾那么激情如飞,他们都曾那么洒脱骄岸,他们都曾那么亲密无间的和我们拉过手说过话,他们都曾那么快意如歌的与我们一起徜徉在道水河畔的梧桐树下。   同学!同学!亲爱的同学!不知不觉,走过以同学相称的日子已逾二十年,文塘路口,道水河边,一起挖掘的荷花池,一起翻过的铁栏杆,一起的铝盆饭,一起的开水房,一起的喧嚣狂躁,一起的冷眼迷茫,一起听的蝉躁,一起闻的蛙鸣。

共同的记忆深处,共同的年少轻狂,那么鲜活,那么明晰,那么远,却又那么近。

  我们都曾拥有一样的生命天空,都在这片天空里挥写过快乐与忧愁。 可是生命,在病魔与灾难面前却那么脆弱,脆弱如飓风旋窝里一根微不足道的纤草,脆弱如大气层中一粒可有可无的尘埃。 我们没有力量!没有力量!!没有力量把你们拽回来!!!  一张张纤毫毕现的面庞,一帧帧犹可怀想的往事,一声声如索耳际的笑语。 封存了,就这样永久的封存了。

我们无法用语言,因为语言对于远去的你们来说太过苍白,我们也无法用行动,因为所有的行动对于了然青烟的你们来说只是种矫情,于是我们只能在心里,用一捧捧相识之初纯净得没有任何杂念的友情彩泥,把你们封存在记忆深秋的陶器里。 而那些黄叶飘零的无奈,那些南归鸟儿的呢喃,便是我们的守护,便是我们的纯爱。   庆幸,我们比你们幸福。 庆幸,我们比你们幸运。 我们还能在生命的天空下享受那一段段珍贵的阳光,我们还能跑,哪怕有时跑得很累很别扭,我们还能笑,哪怕有时笑得那么勉强那么无奈,我们也还能呼吸,哪怕有时吸进呼出的空气带着污浊的味道。

生命的天空里,我们还能找到那抹生命的蓝。

  走了,真的走了。 如夕阳,收拢了最后那抹淡若游丝的余彩。

于是,那些共同的青涩年华,我们用当年的懵懂将你们永久收藏。 也许,在今后每次同学相聚的日子,我们会用沉默将你们忘却。

抑或,也会用酣醉将你们打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