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棵大树上扎满了乌鸦,砍了树,乌鸦死,村里五个老人跟着死了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有一棵大树上扎满了乌鸦,砍了树,乌鸦死,村里五个老人跟着死了

有一个村庄,叫潘村,离小镇中心很远,那里的人们每家每户拥有着大量的耕地,每日都在天的地理耕作,生活怡然自得。 这个村村口,去往镇中心的路口,有一棵参天大树,那里的老人说这棵树快有上百年了,每天早上都有一大群乌鸦在树上叫,很多村民都是被这里的乌鸦吵醒的,但是不管怎么埋怨这乌鸦,怎么也赶不走,有老人说,这百年树上有乌鸦,那是很邪的,所以这么多年也没见人赶这乌鸦,或者砍掉那棵树。 村里有一个叫潘方的酒鬼,终日喝酒打牌,田地里的水稻都收成了也不管,难为着他的妻子,一个人工作累得够呛的,有时夫妻俩还吵架。 一夜晚潘方通宵打牌还喝了酒,一觉睡到天蒙蒙亮,听着那村口大树上的乌鸦叽叽喳喳的叫着,他听着越来越烦,还起来看着那大树上黑压压的乌鸦,咒骂着。 只见那乌鸦声音一直叫着,不为所动。

潘方气愤愤的拿着电锯,一个人走到村口,用电锯锯那棵大树。

那是天还没全亮,很少人出来,靠近村口的阿丰朦朦胧胧听到电锯的吵闹声,不一会不耐烦就出来看看怎么回事,只见有人在锯那棵大树。 阿丰看到有人锯树,心想着这是棵百年大树啊,可以说这可是村里的风水,这么多年来谁都不敢动的,谁那么大胆。

阿丰走近看到是潘方在锯树,便上前拉着阻止,便说了潘方几句。 潘方看着这个阿丰平日里偷鸡摸狗,今日怎么大发善心为了一棵树,生气着拿着锯摆弄一下,示意阿丰再过来就电锯伺候。 阿丰看着,无可奈何,便走去找了村长。

等到村长走来,上前制止,大骂潘方,你这个酒鬼在干什么呢!撞了邪了吧啊。 潘方看着村长后边站着那么多村民,都是邻里另外的,不好意思着停了下来。 还辩说这乌鸦太吵了,乌鸦本来不是什么好东西,把它们赶走,那才好。

村民围着这棵大树,看着树皮被锯了一圈,露出光滑滑的树干,都说这树长不了,会死。

人们议论纷纷,说这酒鬼真是不会干什么好事,好好的树就被他给毁了。 不出一个月,只见那树上的绿叶都枯萎,掉落在村口的大路上。

日子久了,那树干被白蚁吃了,倒在地上,树顶上甩掉很多乌鸦鸟蛋下来,从此这棵大树便寿终正寝,那些乌鸦也没有见过了。

有一天早晨,潘方梦到一群黑压压的乌鸦一边叫着,一边往他飞来,看到那乌鸦的眼珠子很清楚,一下惊醒,便走出来看一下,他家门口正对着那村路口,当他开了门看到一路的乌鸦死躺在这段路上,潘方一阵冷汗,便闭门不出。

心想着难道真是触犯到什么邪了。 村民们看着一路上的乌鸦死躺在地上,议论纷纷,说要遭报应了。

村长看着这么奇怪,也不多说,便叫人打扫干净,把乌鸦尸体埋了。

第二天,潘方起来坐在大厅上,只见隔壁三婶哭着鼻子过来说,她家那老爷走了,叫他去帮忙处理后事,潘方答应后,过了一会,又来了四婆婆的死讯。

过了那天后,潘方才知道那天死了五个老人,听着邻居说都怪那个酒鬼把那棵树砍了,潘方听着便一阵恼火,瞪了他们一下,人们都怕厄运,便都躲着他。

从此潘方一个人孤零零,一个人喝闷酒,没人陪他打牌,有人说他一个人玩久了就会疯疯癫癫的了。 日子一天天过,潘方老婆做好了饭菜,准备吃饭,找来找去也么见到潘方在哪里。 拿着电筒在附近找着,突然听到一声悲嚎,听着就知道是潘方的,他老婆拿着电筒往那声音发出的地方走去,走着走着便走到那以前那棵树的位置,看到一个人趴在空地上,那穿的衣服正是自己买给老公的衣服,心想老公会不会出什么事,便哭着跑去,用口叼着电筒,轻手翻过过脸来,他老婆看到潘方两眼睛上插着两只乌鸦,那乌鸦头刚刚插到眼里,流着红红的血,他老婆惊叫一声晕了过去。 等到第二天,阳光照在脸上,潘方老婆醒来,才记起昨天晚上的事,看着老公这样死去,便也不好让人知道,便偷偷处理掉那两只乌鸦,把潘方背回去。 由于潘方死得蹊跷,人们也不敢来送,怕沾了邪气。 他老婆一个人安葬了他。 从此人们看着乌鸦都躲着,说这东西不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