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轨丈夫要我和别的男人上床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出轨丈夫要我和别的男人上床

2、我和“第三者”通了话  最先提醒我的是倪波的一个下属。

小伙子是从农村考到城里来的,在这里举目无亲。 有时他帮倪波来家里出出进进的拿些东西,我对他像对弟弟那么好。 有天他偷偷告诉我,要我把丈夫管紧点,只说了个半头话,另外半头,是倪波另一个下属告诉了我。

我平时热心快肠,丈夫虽然当了多年的领导,但我在他的下属面前从不摆谱,并且极乐善好施,所以落得好人缘。

  这好人缘却用在了揭露丈夫的婚外情上,我不知是喜是悲。 想了想,还是给那女孩打了个电话,好言好语地跟她说。 唉,40岁不想离婚的女人,面对丈夫的情人只有“轻言细语”了。

  我说,你那什么的,你知道我是谁吧?好,知道就好。

我也不找你扯皮。

她说你有么事?我说是关于我老公的事……她说顾大姐你放心,我绝对和他没任何关系。 我说那我就放心了。

那麻烦你以后不要和他那么频繁地通话了,他的手机费可以报销,你个小伢,刚参加工作,估计工资不会太高吧,吃饭都成问题,哪有那么多钱打电话……感觉她的声音里有些尴尬,连声说,好好好。

我心想倪波要是看到那样子,不知道会是什么感觉。   大学生?我也是大学生哩!只是年龄大了些,我没什么比你差,我心里恨恨地想。

  当天晚上倪波回家,不动声色。

我当然也不会主动提起。 感觉这婚姻,从此有点像打一场仗,谁胜谁负?我整晚没睡着,一直想到窗外有了鱼肚白。

  3、丈夫搞烦了  两个月后,“内线”告诉我,那女大学生调走了。 去了另一个城市。 我高兴是高兴,心里还是有些于心不忍,特别是看到倪波那些天没精打采的样子。

我爱他,不想看到他难过,可我没办法,要我爱到把自己的丈夫推给情敌,出轨丈夫要我和别的男人上床,我还没到那境界。

  也许正是因为这份“于心不忍”,对倪波那段时间的经常出差我没太在意。 他每周末就出去两天,现在想来,他不是出差,是坐飞机去另一个城市和那女大学生约会去了。

  他在飞机上,我在牌桌上。

  倪波这两年一直冷淡我,他的冷淡把我逼向了牌桌,也把我逼得不再关心他。

所以后来他要他妹妹带话给我,说他在外面有女人,是因为我太不关心他了。

我说那他也得检查检查自己,一个女人老是拿热脸贴你的冷屁股,谁受得了?  那时,他每三个月和我才有一次夫妻生活,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他有病,“前列腺!”我说那我陪你去看吧,他说不用。

  我知道他在躲我,我劝自己别逼他,便退了一步,可他那里又进了一步。 那女孩调走后不久,他干脆抱着自己的被子睡客房了。

  我们家房子大,三百多平米的复式楼,房间就有六个。

他说和我在一起睡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