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卷·金黄的宝贝(24)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1卷·金黄的宝贝(24)

(关闭UC阅读模式:轻触屏幕中间,右下角点退出)狸皮影射红头发。

这孩子非常活泼,有勇敢的性*格,有幽默感。

一些比他年纪大的弟兄们说,这些特点是行军中的最好的水壶。 有许多晚上他得睡在广阔的天空下,被雨和雾打得透湿。 不过他的幽默感却并不因此而消散。 鼓槌敲着:隆咚咚,大家起床呀!是的,他生来就是一个鼓手。

这是一个战斗的日子。

太陽还没有出来,不过晨曦已经出现了,空气很冷,但是战争很热。 空中有一层雾,但是火药气比雾还重。

枪弹和炮弹飞过脑袋,或穿过脑袋,穿过身体和四肢。 但是大家仍然向前进。 他们有的倒下来了,太陽穴流着血,面孔像粉笔一样惨白。 这个小小的鼓手仍然保持着他的健康的颜色*;他没有受一点伤;他带着愉快的面容望着团部的那只狗儿它在他面前跳,高兴得不得了,好像一切是为了它的消遣而存在、所有的枪弹都是为了它好玩才飞来飞去似的。 冲!前进!冲!这是鼓儿所接到的命令,而这命令是不能收回的。

不过人们可以后退,而且这样做可能还是聪明的办法呢。 事实上就有人喊:后退!因此当我们小小的鼓手在敲着冲!前进!的时候,他懂得这是命令,而兵士们都是必须服从这个鼓声的。 这是很好的一阵鼓声,也是一个走向胜利的号召,虽然兵士们已经支持不住了。

这一阵鼓声使许多人丧失了生命和肢体。

炮弹把血肉炸成碎片。 炮弹把草堆也烧掉了伤兵本来可以拖着艰难的步子到那儿躺几个钟头,也许就在那儿躺一生。 想这件事情有什么用呢?但是人们却不得不想,哪怕人们住在离此地很远的和平城市里也不得不想。

那个鼓手和他的妻子在想这件事情,因为他们的儿子比得在作战。 我听厌了这种牢骚!火警鼓说。 现在又是作战的日子。 太陽还没有升起来,但是已经是早晨了。 鼓手和他的妻子正在睡觉他们几乎一夜没有合上眼;他们在谈论着他们的孩子,在战场上、在上帝手中的孩子。 父亲做了一个梦,梦见战争已经结束,兵士们都回到家里来了,比得的胸前挂着一个银十字勋章。 不过母亲梦见她到教堂里面去,看到了那些画像,那些雕刻的、金发的安琪儿,看到了她亲生的儿子她心爱的金黄的宝贝站在一群穿白衣服的安琪儿中间,唱着只有安琪儿才唱得出的动听的歌;于是她跟他们一块儿向太陽光飞去,和善地对妈妈点着头。

我的金黄的宝贝!她大叫了一声,就醒了。 我们的上帝把他接走了!她说。

于是她合着双手,把头藏在床上的布帷幔里,哭了起来。 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安息呢?在人们为许多死者挖的那个大坑里面吗?也许他是躺在沼泽地的水里吧!谁也不知道他的坟墓;谁也不曾在他的坟墓上念过祷告!于是她的嘴唇就隐隐地念出主祷文①来。

她垂下头来,她是那么困倦,于是便睡过去了。

①主祷文是基督教徒祷告上帝时念的一段话。 见《圣经新约全书马太福音》第六章第九至十三节。 日子在日常生活中,在梦里,一天一天地过去!这是黄昏时节;战场上出现了一道长虹它挂在森林和那低洼的沼泽地之间。

有一个传说在民间的信仰中流行着:凡是虹接触到的地面,它底下一定埋藏着宝贝金黄的宝贝。 现在这儿也有一件这样的宝贝。 除了他的母亲以外,谁也没有想到这位小小的鼓手;她因此梦见了他。 日子在日常生活中,在梦里,一天一天地过去!他头上没有一根头发一根金黄的头发受到损害。 隆咚咚!隆咚咚!他来了!他来了!鼓儿可能这样说,妈妈如果看见他或梦见他的话,也可能这样唱。 在欢呼和歌声中,大家带着胜利的绿色*花圈回家了,因为战争已经结束,和平已经到来了。 团部的那只狗在大家面前团团地跳舞,好像要把路程弄得比原来要长三倍似的。 许多日子、许多星期过去了。

比得走进爸爸和妈妈的房间里来。 他的肤色*变成了棕色*的,像一个野人一样;眼睛发亮,面孔像太陽一样射出光来。

妈妈把他抱在怀里,吻他的嘴唇,吻他的眼睛,吻他的红头发。

她重新获得了她的孩子。 虽然他并不像爸爸在梦中所见的那样,胸前挂着银质十字章,但是他的四肢完整这正是妈妈不曾梦见过的。

他们欢天喜地,他们笑,他们哭。 比得拥抱着那个古老的火警鼓。 这个老朽还在这儿没有动!他说。 于是父亲就在它上面敲了一阵子。 倒好像这儿发了大火呢!火警鼓说。 屋顶上烧起了火!心里烧起了火!金黄的宝贝!烧呀!烧呀!烧呀!后来怎样呢?后来怎样呢?请问这城里的乐师吧。

比得已经长得比鼓还大了,他说。 比得要比我还大了。

然而他是皇家银器保管人的儿子啦。 不过他花了一生的光-阴-所学到的东西,比得半年就学到了。

他具有某种勇敢、某种真正善良的品质。

他的眼睛闪着光辉,他的头发也闪着光辉谁也不能否认这一点!他应该(第2/4页)(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