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十章 斩灭两世祸首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首页 > 儿童文学 > 文章

第一四五十章 斩灭两世祸首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光辉如画,映照整个沼泽,伴随着这一声惨叫响起,众多强者心中颤抖,暗道完了。

这一战的结果,与众强者猜测的一样,那人族少年再如何惊艳,施展盖世绝学,将战力催动至极致也是枉然。

毕竟,圣境与皇主境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巨大了,已经不是鸿沟那么简单。 “可惜了,人族这少年如此绝艳,若是能够安然离去,将来说不定能与这个怪物一战。

”有强者低语,扼腕不已。 远处,帝姓世家的黑须男子则是惊异不定,他产生一种猜测,觉得这少年与之前的示警者,很可能是同一人。 “这小子……”十三坞主则是容颜苍白,她早就想冲过去,救援秦墨。 怎奈在之前的战斗中,她已是受了不轻的内伤,又受到魔焱皇的气机压迫,根本无法靠近战局附近。

砰得一声,光辉如烟花般散落,显出魔焱皇、秦墨的身影,而前者则是惨叫着飞退,黑焱凝成的身躯竟是洞穿了无数个拳孔。

“你……,斗战圣体!?你是这一代的斗战圣体!?”魔焱皇嘶声低吼,声音中却是充满了颤抖,他经历过远古时代的战争,见证过传说战体的辉煌,更是知晓斗战圣体的强大。

远古时代,多少天骄横空出世,多少惊世战体争辉,那是古老血脉最辉煌的岁月,而斗战圣体则是其中的佼佼者。 为战而生的体魄,战血沸腾之际,能够洞穿天与地,与六道中最强大的生灵争雄。 当初的六道轮回之战,魔焱皇身为跟班,亲眼目睹了斗战圣体的强大,压制了整个冥狱净土的巅峰强者。 不过,随着远古时代的落幕,各种惊世战体也是消逝,魔焱皇将自身葬在这座大墓时,从未曾想过与一个惊世战体碰面。

事实上,魔焱皇也好,雪白沙漠中央埋藏的骨蛟也罢,在这座大墓中,埋藏着种种可怕的存在,其目的都是想依靠远古时的战体精气,来实现突破,或是复活己身。 现在,却有一个完整的斗战圣体在眼前,虽是圣境巅峰,却也让魔焱皇感到惊惧,他刚才已经领教过这个少年的可怕。 斗战圣体的强大,超过了境界本身,凭借战体自身的恐怖天赋,竟能将战力暴增百倍,与皇主级的存在硬撼。 “不!绝不可能,就算是斗战圣体,完全的斗战圣体,也难以在圣境巅峰,跨越三个大境界,横击皇主级强者!你这小混蛋在燃烧生命吗……”魔焱皇大吼,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他布局漫长时间,算计了悠久岁月,就是为了复活,掌控这片大陆,实现他的野心。 现在,竟是如此不顺利,先后遭到阻碍。

“古幽大陆是本皇的,惊世战体早就落幕,你这小混蛋既是完全的斗战圣体,会被祖脉意志扼杀掉。

”魔焱皇大吼,道出这个惊人的秘密。 沼泽四处,众多强者无比震撼,他们都是来自庞大势力,有着渊博的见闻,清楚斗战圣体代表着什么。

尤其是青莲山的众强者们,更是惊喜莫名,也是释然了许多疑虑。 墨统领既是斗战圣体,那之前发生的种种,这少年能以如此惊人的姿态崛起,都能解释的通了。

“被圣境巅峰的修为压制,觉得很震惊吗?你以前终究只是一个根本,远古时代发生的许多秘密,又岂是一个跟班能够知晓。

”秦墨缓缓开口,有着无比威严的气度,这并不是他在开口,而是那个意念在主导。

砰!魔焱皇暴怒,庞大身躯黑焱沸腾,化为无数鬼焱怪物狂涌,顷刻间,一支庞大的鬼焱军团形成,朝着秦墨发起冲击。 这是魔焱皇的绝杀手段,事实上,他此刻并未真正复活,乃是由无数黑焱神魂凝成的身躯,需要进行相当长时间的炼化,才算是彻底复活。 “小子,好好看着,斗战圣体的强大!或许你以后再也无法体会,也可能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嗡!那个意念响起,引导着秦墨体内的庞大力量,在其身畔凝成一道又一道真焰印记,喷薄出无尽的光辉。 远处,银澄等瞧得目瞪口呆,与其说这是一种武学,不如说这是一种盖世阵法,其威力堪比祖阵之技。 而在那个意念的引导下,则将这种技艺完全大成的威力,彻底引爆出来。

轰得一声,真焰印记绽放光辉,凝成一道光束飞出,直接洞穿了魔焱皇的身躯。

“啊……”魔焱皇惨叫,他庞大的身躯开始解体,露出体内核心部位的东西,那是一个盒子,其上印刻着诡异古老的纹路,散发着莫名可怕的气息。

见此情景,古山七则是惊呼出声,那是【冥日宝盒】,果如之前猜想的一样,魔焱皇早就得到了这件冥狱至宝。

“异类跟班,你太心急了。

若是再蛰伏万年,将这件宝物完全炼化,或许有可能得逞。 现在拿出来吧……”秦墨抬手,凌空一抓,竟是将那个盒子凌空摄来,双手连挥,打上无数道印记,当即封存起来。

这一连串的举动,瞬间而成,远处观战的众多强者只觉眼睛一花,似是看到秦墨从魔焱皇体内,摄取了一件东西。

而后,魔焱皇则是开始解体,无论如何凝聚身躯,也是无济于事。

轰隆隆……沼泽开始异变,一股股地气冲起,狂暴沸腾,不断冲击着魔焱皇崩溃的身躯。

这是祖脉意志开始发动,分辨出魔焱皇并不属于古幽大陆,开始排斥反击。

“怎么可能?!”魔焱皇绝望低吼,惊惧而绝望,却是无法扼制身体的崩溃。

砰!秦墨一拳袭至,将魔焱皇崩溃的身躯彻底轰碎,什么也没有留下。 四周,一片寂静,众多强者瞠目,他们有些怀疑看到的事实,本来以为必死,整个古幽大陆也是在劫难逃。 却是不料,一个少年出世,以绝艳的战力击杀了这个恐怖怪物。 这一切太不真实,不仅因为秦墨的年轻,也因为这少年的修为明明没有超过圣境巅峰。

“就这样,结束了?!”秦墨喃喃自语,他也不太敢相信。 前世今生,黑焱之灾的罪魁祸首,就这样被他击杀,彻底消散。

这一幕,秦墨也曾想过,却是在梦中。

“这只是冥狱净土的一个跟班而已,只是活得久远了些,闹出这样的事端。 这样的家伙根本不值一提。

”那个意念回应。 秦墨不禁苦笑,完全的斗战圣体太强大了,便是皇主级存在也完全不是对手。 真不知远古时代,诸多惊世战体同在一个时代,到底爆发过怎样辉煌的战斗。 “你想错了。

若是古幽大陆的一名皇主,任凭你是斗战圣体也好,还是你体内的开天剑魂彻底绽放也罢,都是没有对抗的余地。 ”“之所以能够轻易取胜,是因为这个异类跟班太蠢,斗战圣体固然受到祖脉意志的压制,身为外来的异类被压制的更厉害,一旦被认定是外来的异类,立刻就会被抹杀……”那个意念平静述说,如同一位师者,在教导其弟子。 秦墨默默聆听,将每一个字都记在心里,这样的经验太难得。

这时,那个意念话语一顿,叹息道:“做完这一切,我的这一缕意念也要消逝了,小子,这一战其实并不轻松,因为代价很高昂,很可能扼杀了你这样一个种子……”什么!?秦墨尚未听清楚,却觉那缕意念在体内消失,而后身体一阵剧疼,无数伤痕出现,鲜血狂飙而出,他从半空中坠落下去。